expr

关于2021年的恐怖预言(关于2021年的恐怖预言视频)

关于2021年的恐怖预言

2022年12月28日晚11时,我大姐夫去世了。新冠,白肺。

一度以为新冠放开,和专家们预言的一样,没什么大不了,比感冒还轻,重症比例极低。可这一天天听到的,感受到的,甚至身边都有去世的人了,才感觉专家们说的并不是那么理想化。

大姐夫去世了,以后的日子就是聋哑大姐独自生活,儿女们不在身边,想想都觉得凄惨。

大姐夫的一生其实是挺可怜的,出生在东北,却长在内蒙农村,据说,是他母亲去世,父亲又娶了继母,他和他大姐不太受待见,大姐远嫁内蒙,后来把他也带出来了,他大姐其实是他半个母亲。而我大姐,小时候重疾,烙下聋哑的残疾,父母一直希望能给她找个健康的丈夫,起码下一代是健康的,这样经人介绍大姐夫和大姐结婚了,那时候相当于入赘我家,父母给他们一间房子,当他们一家的安生之所,还帮助大姐夫开了一间小卖部维持他们一家的生计。大姐姐夫后来生了两个健康的儿女。

如今儿女成人,都不在身边,近两年大姐夫其实是有点老年痴呆了,所以新冠了,不断高烧,他只是食欲不振,但精神状态还好,我外甥,也就是他儿子,在自己阳过了之后是很担心老家的父母的,还专程回去一趟,带他老父亲,去了医院,可内蒙集宁的医院里,冷冷清清,看病的有,可没什么大夫,像我大姐夫当时的状态,能走能动,都被当做轻症,也不给拍片就,也不给抽血就打发回去了。我外甥就把在包头的妹妹叫回去照看父母,回京上班了,可是一两天后,大姐夫状态就不行了,突然就迷迷糊糊了。吓得我外甥女,赶快叫人送医院,我外甥也赶快又往老家赶,上午去了两家医院,医院都不收,下午我外甥赶回来,这时我大姐夫已经走不了道了,还是找人从6楼抬下去,又多方打听到熟人,才终于被蒙医院接收,一拍片,大白肺,血氧只有50-60,大夫直接下了病危通知,说没得救了,就一两天的事。可一两天也没坚持到,晚上11点人就没了。

可叹呀,要是我外甥开始带大姐夫去医院拍个片,兴许就知道大姐夫病情严重,能及早治疗!可叹呀,疫情肆虐,医院大夫都无作为,回避,自保,拒收,视生命如草芥,地方上看病就医的种种弊端暴露无遗,无熟人,无权势,平头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可叹呀,大姐夫一生唯唯诺诺,到老又糊里糊涂,病了,严重了,自己也说不上来,就这样,抢救都没用上就干干脆脆走了。没给儿女们添负担,没让儿女们多花钱。

我本来出差30号才能回京,听说大姐夫没了,赶快买机票提前一天回京,再收拾一下,准备30号今天下午回内蒙送大姐夫最后一程,毕竟大姐夫是和我们兄妹和我们一家相识最早的一个“外人”吧。而且特殊时期,大姐夫家里那边也没有亲人送行。

希望大姐夫一路走好,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圆满走完自己的一生。也许去天堂就能和他的母亲团聚了。!

关于2021年的恐怖预言视频

国外的Center for Financial Research预言2023年最大的风险,中国防疫的放开竟然超过俄乌战争排在第一位,成为他们认为的新一年风险之冠。

虽然外国人写对中国不利的文章是一种流行风气,但是,看看路上减少的人流和车流,我们还是要多注意疫情对我们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冲击。

现在看看2020年7月到2021年12月,真是这三年最好的时光,起码在自己家门口,过着好像天下无疫的生活。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关于2021年的恐怖预言有哪些

世上三大预言: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郭德纲和他的徒弟。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