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水库水底有多恐怖(水库水底有多恐怖 潜水)

水库水底有多恐怖

以前埋在小山坡上的坟墓,水库截流后淹在水下,天旱水面下降又露出地表。

水库水底有多恐怖 潜水

网友钓鱼灵异故事分享:

在丹江口水库除了钓鱼,有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让我记忆颇深,事情发生在2015年,我和4个朋友到达丹江口水库我朋友承包的湾子里,根据我对地形的理解,放弃了岸边垂钓,选择一个很小的孤岛,那里有一片浅滩,按照我朋友的说法,水下有一个清朝秀才的墓,墓边上有一个树露在水面,可以作为参照物进行垂钓。

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孤岛上,其他朋友在岸边石头砬子处蹲守大鱼,天刚黑的时候鲫鱼和红尾鱼口不错,到了晚上8点左右停口了,我琢磨坚持到晚上9点还没口的话就收杆回去,一个人在荒岛上还是有点瘆得慌。

等待鱼口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在说话,回头看了看没什么人啊,我的朋友在岸边距离我很远,说话声音是不可能传到我这里的,荒岛上也不能有其他人过来,这时候我的心情大家可以脑补一下。我安慰自己可能是听错了,继续钓鱼,不一会又听见隐约的说话声音,这下心里可有点发毛了,要知道我的钓位前面可以是一位清朝老爷爷啊。

我站起来四处走了走,荒岛挺小的,我目测都可以看见全景,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肯定没有人,也没什么动物啊。这会儿我心里确实有点紧张,正琢磨的时候又听见隐约的说话声音,因为声音太飘忽了,无法定位方向,这下我心里可有点炸毛,反正也没鱼口,干脆划船回去了。(天黑前,朋友到我这里来探班)

到岸上和朋友炒了个菜喝点小酒聊天,我就和朋友说起刚才的事,我朋友说不可能,那个岛上根本没人,也没人大晚上跑上去,但我发誓,我绝对听到有人说话了。正讨论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远处的山上有亮光,那些亮光离孤岛没多远,我赶紧指给朋友看,我朋友看了一会儿乐了,说我知道为啥你听到有人说话了。

原来那些亮光是附近的住户到山上抓蜈蚣,晚上用手电照明,远处看就是一个一个的小亮点。当地人都是靠天靠水吃饭,到了季节晚上就会很多人到山上抓蜈蚣,晾干后可以卖钱,好像是2块钱一条吧,那种特别大的蜈蚣。

我朋友带我到房子侧面,让我看了一下,侧面的墙上挂满了晾干的蜈蚣,长得有15厘米以上,看着挺吓人的,这么大蜈蚣用手抓,我可不敢。原来我听到的说话声音是山上抓蜈蚣的人发出的,距离有点远,所以我听着比较飘忽,真是自己吓自己啊。晾干的蜈蚣,看着没那么瘆人了。

以上故事为网友分享,要相信科学热爱生活!

水库水底有多恐怖图片

水库干涸,淹没三十年小村重见天日

西班牙西北部与葡萄牙北部近月面临缺水问题,水位持续下降,其中1座水库蓄水量剩下15%,使30年前淹没在水底下的小村再度出现在世人眼前,意外吸引大批好奇游客,一窥这幅宛如鬼城的画面。

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与葡萄牙边境的小村阿赛雷多(Aceredo),1992年被沉入水下,以便建造上林多索大坝(Alto Lindoso Dam)。近日因为大坝蓄水量剩15%,阿赛雷多的身影逐渐浮现,人们甚至可以走下去,实际进到小村残存的房舍里一探究竟。

走在一些龟裂的泥土地上,眼前可见倾颓的屋顶、曾经是门或梁柱的砖块和木头,甚至还有喷嘴式的饮水机,这种现代小朋友可能已经没有见过的饮水机,饮用时要把嘴凑到出水口上。有游客按压饮水机的按钮,竟然还有水从生锈的喷嘴里流出。

装满空啤酒瓶的木条箱堆在曾是咖啡馆的地方,半毁的旧车子停在石墙边,布满锈蚀痕迹。用无人机空拍,废弃建筑物一览无遗。来自附近大城的阿瓦雷兹(Jose Alvarez)曾是建筑工,数十年前来过阿赛雷多施工,看到而今的阿赛雷多村,他有怀旧之感,也想到宿命,“很可怕,但就是这样,人生就是如此。有些人走了,有些人还要活着”。

附近大城洛维奥斯( Lobios)的市长雅涅兹(Maria del Carmen Yanez)表示,蓄水量会这么低,原因之一是近月以来面临干旱,尤其1月降雨不足;另一个原因是负责管理水坝的葡萄牙电力公司EDP集团过度使用水资源,太过激进发电,才造成的结果。

由于干旱问题加剧,葡萄牙政府本月1日已经下令,包含上林多索大坝在内的6座水库都暂停将水力用于发电或灌溉。

西班牙西部一座湖的湖水也被猛烈抽用,周边几座村庄居民指控伊比德罗拉(Iberdrola)电力公司滥用。据西班牙环境部,西班牙所有水库现在蓄水量平均为44%,低于过去十年平均值61%,但仍高于2018年大旱的水准。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