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真相是真百度网盘(真相是真百度网盘mp3)

9月16日,某网友发表了一篇名为《借出百度账号后,我被陌生人“嫖”了》的文章,实名举报北电20届学生

赵韦弦

多次以借账号为由,

盗取女孩的私密照片

事情还没有完,9月19日晚,一位自称是北京电影学院学生的

施姓网友

在看到这篇文章后,又写下了另一篇文章,剑指

赵韦弦艺考时的老师

,影路站台艺考的校长

杜英哲。

北电

”、“

15年

”、“

辍学生育

”……这篇文章标题的每一个用词都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炸响在读者的心中。

这桩艺考机构最丑陋的“性丑闻”,是夸大其词、哗众取宠?还是揭露了不可置信的真相?,

细扒之后,番茄君表示一言难尽。

一、执导演技是假,借机侵犯是真?

先来开扒标题更为震撼的艺考老师杜英哲的故事。

杜英哲,现年40岁,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友,编剧代表作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动画《小鲤鱼历险记》。

除了当编剧,杜英哲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影路站台的校长。

影路站台是国内知名的艺考培训机构,是很多报考表演系院校的学生的首选,巅峰时期,一届可以招收500名艺考生。

但是据施某说,影路非但不是梦想的摇篮,反而是青春的噩梦。

她用四个“最”字来形容在影路发生的一切:

施某说自己并非影路的学生,而是在另一家机构上课,有一次杜英哲被请来给他们指导,结果自己就被盯上了。

杜英哲曾多次劝说施某转学去影路,但被施某拒绝了,因为杜英哲的某些行为令她感觉到不适。

例如:杜英哲曾在指导期间给她布置剧本作业,题目是

《我的性幻想》。

彼时,施某还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学生,即便艺术家不惮于谈“性”,但是给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出这样的题目,属实是动机不纯。

施某因为防范意识够强,逃过了一劫,但并非所有人都那么幸运,她在文章中还讲述了中戏和中传两位女学生和杜英哲之间的故事,看完令人毛骨悚然。

如今在中戏就读的Y同学曾经是影路的学徒,影路有一个传统,就是会将学生带到海外夏令营学习一段时间,女孩在国外孤立无援,正好给杜英哲提供了“良机”。

Y同学回忆,自己在泰国培训的时候,有一次杜英哲以执导功课为由将其单独留下,随后又提出带她去市区吃饭,边吃边聊。

结果车子没有驶向市区,反而是开到了杜英哲在泰国的家中,并称要先停一下车。

而后他将女孩带上楼顶泳池,又是问女孩要不要游泳,甚至从背后抱住了她。

女孩被吓得不轻并坚决反抗,期间求助过培训班老师,但老师并没有回复她的消息。她也想过逃跑,可在泰国人生地不熟,甚至连培训机构所在的位置名称都不清楚,逃跑之后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遭到反抗后,杜英哲也有所收敛,真的带女孩去吃饭了,吃完饭又以替女孩选购面试服装为由带她去了商场,结果逛着逛着竟然走进了内衣店,而且试图用手丈量女孩的胸围。

随后,更是带女孩去了有表演的夜店观看一些禁忌演出。

最后他再一次将女孩带回家中,这一次他不再收敛,进了门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还恳求女孩让他“欣赏”下,并说自己绝不会做更多的事......

最后小姑娘被吓得落荒而逃。

中传的I同学也讲述了类似的经历,同样是在泰国培训期间,同样是课后被留堂。

杜英哲一开始还只是给她讲课,但随后就开始大聊自己的性经验,并且对她动手动脚,最后女孩急中生智,称自己已经叫了朋友一会儿来接自己,杜英哲才讪讪罢手。

据施某说曾经遭受过杜英哲侵犯的女学员不少,最早的受害者可以追溯到07年,曾经还导致过学生怀孕辍学,也有家长闹到教育机构,但结果不了了之。

施某曝光后,有越来越多的女孩站出来诉说自己在影路的经历。

演员孙俪的妹妹也转发了她的文章,称列表中有好几个受害者了。

演员

李佳航

也进行了转发,称要等一个真相。

真相还真的等到了,9月19日,杜英哲对此事做出了回应,但在他口中变成了“教学方法”很有争议,但也很有效果,并称天真单纯的考生在艺考中没法竞争过成年人世界的考生。

真不知道在杜英哲眼中,什么样才算是接触过成年人的世界呢?

在回应中,杜英哲称自己不碰艺考多年,不担心让外界发现艺考的荒诞,还说发文者是在粉饰自我。

在番茄君看来,这份声明单单第一段就有很多令人浮想联翩的内容,话也说得不明不白。

二、徒弟借女生私密账号,偷偷下载隐私照

这位“电影界的教父”之所以会被扒,和他的好徒弟北京电影学院02届导演系的赵韦弦有关。

赵韦弦在考北电前,也曾在影路接受培训,本事学没学到不清楚,但显然学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他所有的导演本事,似乎都用在了“诈骗”上。

9月16日,网名

“寂寞少父”

的网友发文,揭露了一场以借账号为名的骗局。

寂少和赵韦弦是19年在支教活动中认识的,有交情但不是特别熟的那种关系。

但今年5月份赵韦弦突然给寂少发了消息,想要借她的苹果账号一用,称自己在测试一个下载。

因为做了好几年的网友,所以寂少也没多心,就把账号借给他了,也没发生什么事。

9月14日,赵韦弦再次找到寂少,这回是想借百度账号,鉴于之前的经验,寂少还是大方地将账号借给了他。

在借出账号后,寂少留了个心眼,查看了对方用自己账号进行的操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对方竟然登陆了她的云盘,未经她允许查看了她的相册,而且查看的正好是一些穿着比较少的照片。

寂少随后就找到了赵韦弦想要讨个说法,结果赵韦弦踢起了皮球,称其实自己也是帮一个叫“刘本硕”的人要的账号,还晒了一段自己谴责刘本硕的对话,再三地向寂少表示抱歉。

原本寂少已经接受道歉了,但是等她再次检查百度云时,发现对方不仅查看了照片,还下载了。

寂少立马又找到了赵韦弦,但赵韦弦声称朋友已经删除了,寂少觉得事情比较严重就选择了报警。

结果警方以对方不是偷偷地拍,而且未传播,账号还是她自己答应出借的为由,不予立案。

报案不成,寂少只能口头威胁刘本硕,称对方如果不写保证书就去找校方,逼着对方写下了保证书,还让他附上身份证。

结果提到身份证时,对方再三推脱,一会儿说身份证不在自己身边,一会儿说自己改过名有两张身份证。

好说歹说,对方总算是写下了保证书。

但在事件曝光后,寂少发现根本没有“刘本硕”这个人,一切都是赵韦弦自导自演,身份证也是他拿同学的照片P的。

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讲述赵韦弦的一些出格行为,包括将女孩骗到家中,让她们穿着暴露衣服,拍摄擦边视频等。

而在寂少的这篇文章下,有些认识赵韦弦的人表示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并不意外。

目前,赵韦弦已经承认了自己通过借账号骗取照片的事实。

北京电影学院也已经做出回应,称正在调查赵韦弦事件。

三、被侵犯不敢言是个问题

番茄君在看这两篇文章时,除了为受害女孩感到心疼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杜英哲的性侵行为持续了15年,被他性侵和被赵韦弦骗照片的人加起来也有上百人,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人出来爆料?

不只是这两起案件,被侵犯不敢发声,可以说是很多性侵案件中的普遍现象。

其实说白了,还是大环境使然。

1、“受害者有罪论”到处横行。

寂少在描述自己的报警经历时说男警察的第一反应是:“你手机上有那种照片你还借别人账号啊?”

而所谓的“那种照片”不过是人家女孩露肩膀的自拍而已。

似乎一切都是寂少本人的错。

公关行业有个说法,当被侵犯者被普遍认为是好女孩时,大众会去指责侵犯人,一旦被受害者穿着暴露些,长得美艳些,大众就会觉得她是咎由自取。

很悲哀的是,目前的大环境在大众遇到类似的事往往更倾向于后者,总觉得女孩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这样的大环境让很多女孩在遭受伤害后都不敢发声,因为她们害怕被性侵后还要遭到舆论的二次羞辱。

2、家丑不可外扬论

中国有很多父母自小给儿女灌输贞操大于一切的观念,哪怕自己的儿女被侵犯了,他们首先想到的也是家丑不可外扬。

类似的情节在小说、电视剧里比比皆是,这些在无形中也对小孩子的思想产生了影响。

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宁愿自己默默忍受痛苦,也不敢将事情告诉父母,告诉警察。

杜英哲和赵韦弦之所以能屡屡得手,就是因为他们看准了这些女孩不敢说、无处说、只能吃哑巴亏。

如果说杜英哲和赵韦弦是侵犯的主谋,那么养成纵容他们的社会风气,就是从犯。

今天是别家的姑娘被侵犯,明天事情就有可能落到自己头上。

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抛弃那些思想糟粕,加强对社会的监管,不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和身边的人。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