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皇后御花园(皇后御花园手不小心烫到)

内容简介

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荣登皇后之位。

当天晚上,皇帝驾崩,我成了太后。

而新帝,只大了我几岁,不出意外的话,我是个毫无实权的太后,需依附皇帝生活。

精彩片段

我本是晋国公的孙女,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谁知老皇帝听信了不知哪里来的妖道之言,说我乃是凤命,须得嫁入皇室滋养龙脉,才能让大魏长盛不衰,于是下圣旨封我做了皇后。

我顾不上祖父的咒骂,爹、娘的无奈,京这样被一顶鸾轿抬进了凤藻宫。

我刚坐在喜床上,就感觉有人在偷看我。

我起身,想去把窗户关上,就被一个男人从身后蒙上了眼睛,推倒在床上。

「来人,救命!」我大声地呼喊了一声,外面却无人理我。

那男人用绸带绑住了我的双手,还俯身堵住了我的嘴。

正当我羞愤到极点,想狠咬他一口时,只听门外一声高呼「皇上驾崩了!」

顿时把我吓到了。

这时,他在我的耳边低声说了句「别怕。」

便松开我的手走了。

我扯下蒙在眼睛上的布,房里早就空无一人,只剩燃尽了的龙凤烛。

皇帝薨逝后,听闻众臣都以我不详为由,要我殉葬。

我整日惶惶不安,以泪洗面,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太子沈厉°的贴身太监陈达来请我,我虽满心疑惑,却还是换了一身丧服便去了。

灯火昏暗,太子走到我面前,眸光深沉。

他用手抬起我的下颚,道「你的生死皆在孤一念之间,你想死还是想活?」

「望太子垂怜。」

他指腹重重按在我下颌碾磨「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

我连忙跪下「妾和晋国公府必会忠于殿下。」

太子松开手,意有所指「在这宫中,听话的人才能活的长久。」

「是。」

这晚后,朝中再无人提起让我殉葬之事,我成了这大魏史上最年轻的太后。

太子登基为帝,我坐在侧面隔着帘子,打量着比我还要大上几岁的新帝,心中只有荒唐二字。

登基大典后,有子无子的太妃都被新帝遣出了宫。

我想他留下我,大概是为了多个助力,稳住朝野,那我自得当好这个吉祥物,才能保住性命。

别的我不求,只求家族无事,父母安康就好。

皇帝登基是大事,周边的藩属小国纷纷来贺。

国宴上,我这个太后得露露面,否则恐群臣猜忌。

我略做打扮,带着几个侍女就去了。

刚进殿,我就感觉所有人都将惊艳的目光投了过来。

不是我自夸,这天下第一美人的赞誉,我确实还是当得的。

肤若凝脂,冰肌玉骨。

眸中似有星辰,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跪迎,使臣行礼。

我目不斜视地喊了句「平身。」便默默坐到了皇帝的旁边。

皇帝黑着一张脸,瞪了我一眼,冷冷说了句「原来是太后来了,朕刚才还以为是谁家的千金小姐这般招摇。」

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知他为何如此阴阳怪气,便在一旁装死,享用起了御膳。

这些日子,我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不是天天哭就是天天跪,想我一个被家里人宠坏的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此时,底下有个使臣上前行了个礼,道「南蛮一向崇敬大魏,愿将芙兰公主献上,以贺陛下登基之喜。」

他话音刚落,一个衣着轻浮,身姿曼妙的女子就缓缓起身,妖妖娆娆地走了出来,跪在了沈厉面前。

她将脸上的面纱摘下,露出一张妩媚无暇,风情万种的俏脸,活脱脱一个妖精 。

「芙兰°仰慕陛下风采,不求名分,只求服侍陛下左右。」

说完,她还泫然欲泣地给高位上的男人拋了个媚眼,可谓我见犹怜。

我看了眼沈厉,只见他端着一杯酒, 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突然把酒杯放下,意味深长地问我。

「太后以为如何?」

我想起那晚,他说要听话,莫不是就指这个?

我连忙体贴道「公主如此美貌,陛下若得,实乃幸事。」

「呵,太后言之有理,那便封公主为兰昭仪,赐住永福宫。」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觉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咬牙切齿。

那公主和使臣都大喜过望,连忙跪谢天恩。

丞相借机说「皇上六宫空虚,实该充盈。」

其他大臣也纷纷应和,开始争相推举起自己的女儿来。

我正昏昏欲睡之际,便听见皇帝道「众卿所言甚是,那选秀之事便劳烦太后吧。」

我立刻没了睡意,瞪大了双眼,你想要女人关我什么事,我这个太后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为什么还要管这些事!

但我怂,怎么敢真的这么说。

能替上分忧,实乃哀家之幸。

我说完后,竟见沈厉嘴角闪过一抹戏谑,

这男人莫不是故意的?

第二天早上,我刚梳洗打扮好,陈达便来提醒选秀之事。

我的嘴角抽了抽,他有这么急吗?刚收到一个芙兰还不够他享用?大早上就让人来催我?

公公且让陛下放心,哀家必定尽心为上挑选可心人。

照这么看,上似是个急色之人,我可不能把这事办砸了。

我立刻筹备了一场赏花宴,竟来了几十位小姐。

想也是,当今圣上龙章凤姿,年轻英俊,小姑娘能不想往吗?

我让这些小姐一上前行礼。

上,这是左丞相家的小姐柳翩翩。

那柳小姐眉目清秀,身姿窈窕,可谓佳人。

他却说太瘦。

只见那柳小姐听见这话,似是要哭,我也尴尬地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那上再看看礼部侍郎家的小姐。

太胖。

浙江巡抚之女。

太矮。

镇北将军之女。

太黑。

那几个被他批评的姑娘,有受不住的已经开始掉眼泪了,几个没上前的也开始瑟瑟发抖地往后退。

要知道没能进宫倒是小事,但若是被帝嫌弃过的名声传出去,恐是这辈子都难嫁人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让侍女把这些姑娘先领了下去,随后身子一侧鼓着腮帮子说哀家眼神不好,不知道上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上还是自己选吧!

他忽然起身走到我身边,手抚上我的腰,贴近我的耳边,用低沉浑厚的嗓音道还说帮朕选可心人,她们连太后一二分的姿色都没有,让朕怎么选呢?

太后那日一身白衣跪在朕身前的样子,朕每每想起就都夜不能寐。

我错愕地看着他,他怎能说出这般无耻的一番话,他这是在调戏我吗?

我推开他,脸胀得通红,跑了。

我回到寝宫,用被子把头蒙住,心砰砰砰地在跳!又害怕,又惊慌!那个男人是疯了吗?他怎么敢!?

若是他真的对我…我可怎么办?

赏花宴后,我听闻帝随便选了几个小官的女儿,封了贵人扔在了后宫里。

而我则害怕得没再露过面,生怕成了帝的盘中餐。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我让侍女端来了壶桂花酒几只螃蟹,对月独酌。

我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就酔了,眼神也迷离起来。

爹,娘,绵绵好想你们……

我感觉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他似是用手抚过了我的后背,我晕晕乎乎地倒在了他怀里。

谁?嗝….

那人亲了亲我的额头,问想家?

我醉醺醺地说自是想家,我从出生后,嗝…就没离开过亲人…

这里不好吗?

不好…嗝…冷冰冰的,还有一个觊觎我美色的登徒子!

美色的登徒子!

听见这句,他似是惩罚性地掐了一下我的腰。

我疼得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坏人,欺负绵绵!

乖,别动。他闷哼了一声钳制住了

我。

你到底,嗝…是谁?

你可还记得长平二十七年的元宵夜?

不记得,不记得!你快放开我?绵绵要去睡觉了!

我似是感觉到他的手掐了我几下,还狠狠地咬了我的脖子一口。

我推开他,跌跌撞撞地爬到了床上去…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人给我关上了窗,还给我盖上了被子。

次日早上,我头痛欲裂地醒来,对镜梳妆时,竟看见脖子上有一个牙印!

我吓得要命,趁侍女不注意,连忙扑了些粉遮掩住,秽乱宫闱可是死罪!

我努力地想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可是却全然想不起来了。

我想着帝最近对自己的不敬,还有进宫那晚那个登徒子,不禁暗暗生气,这宫里的孟浪之人还真是多!怪不得都说宫里是个吃人的地方!

这时侍女来报,晋国公世子夫人在外求见!

我兴奋地跳了起来,世子夫人?那不就是我娘!

快请!我娘怎么来了?我来不及思索,连忙出去见她。

我娘见到我后,泪眼涟涟地便要下跪请安,我赶紧扶起她,与她抱头痛哭起来。

我俩哭了一会儿,我扶她坐下后,屏退了侍女。

娘,您怎么进来的?

是上昨晚下旨,允晋国公府派人来探你的,他们男人不方便入后宫,便让我来了。我娘擦了擦眼泪,握着我的手不撤。

我心里纳闷,这男人怎么突然大发善心了?

绵绵,不若让你祖父去求求上!你还这般年轻,怎么能就留在宫里守活寡呢?

我大惊,用食指抵住我娘的嘴娘,别乱说,我如今这般身份,怎还能奢望出宫?

这是我的命,我认命了!只要你们没事,我就心安了!

我娘听见这话心疼地把我搂在怀里。

我苦命的绵绵,是不是当真天妒红颜?爹、娘日日在家想你,生怕你在宫中过的不好,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娘,你别担心,我好歹是太后,无人能轻易伤我。我给娘擦了擦眼泪,安慰道。

那就好。

她叹了一ロ气接着说可惜你跟绍良了,青梅竹马的情意,也只能有缘无分了。

绍良哥哥可还好?

他自打跟你退亲后,寝食难安,眼见瘦了不少,不过最近似是又开始读书了。

那就好,退婚之事不怪褚家,恩科在即,愿他能高中,平步青云,以后娶个更好的妻子。

我跟我娘有聊不完的话。

用过午膳后,我又靠在她的怀里睡了一觉。

タ阳西下,我才恋恋不舍地送她出了宫。

中秋过后,新进宫的几个妃子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有半夜去御书房唱曲的,有等在上回寝宫的路上脚的,有扑蝶的,有送汤的,有脱衣的,有献舞的。

我听说帝已经把这些美人都临幸了个遍。

莫不是前二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如今才这般急不可耐?当真是有趣。

傍晚,我准备去御花园散散心。

刚进园子我就听见有人在哭,我走近一看,竟是芙兰。

兰昭仪这是怎么了?

太后娘娘…她见是我,连忙擦了擦眼泪,过来行礼。

平身吧美人哭得这般伤心,连我都心疼了。

我把她带回宫,着侍女为她净了净面。

她擦过脸,眼睛依旧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别说,她换上我们大魏的衣服后,少了几分异域风情,多了几许清丽之色。

这样的美人想必圣宠不断,怎么会在御花园偷偷地哭呢?

我让侍女下去后,问你为何躲在那处哭。

她忍不住哭诉道其他嫔妃总是找我麻烦,我在大魏无依无靠,便不敢…得罪她们…

听见她说无依无靠,我有几分同病相怜之感,便问可是上经常翻你牌子,他们嫉妒你得宠?

说到这个,她神情有几分尴尬,似有顾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随后她脸红着,声音微弱地说娘娘,您有所不知…皇上…至今没碰…过我的身子…

我听后下巴都要惊掉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那色鬼能忍的住?

那上去你宫里都做什么?

吟诗,作画,跳舞.就是不同我睡…

啧啧啧,帝这怕是不行?

虽说我这个太后有名无实,但我好歹也是大魏子民,怎能置之不理?

竟室有了继承人,大魏オ能长盛不衰。

晋国公府才能有好日子不是。

我偷摸摸地将我娘当初给我压箱底的一瓶神水给了她。

这东西,你用上一些…想必能成事…

我眉眼一挑,喝了口茶。

她瞪大双眼,感激涕零地看着我娘娘不愧是成过亲的女人,就是懂得多些。

我被水呛到,咳嗽了两下。

咳咳,自然,自然。

成过亲有什么用?老帝还没宠幸我,便挂了,我这都是纸上谈兵。

但我不能在他们这些小妃子面前丢面子,自得表现出经验老道的样子。

送走芙兰,我见天色已晚,准备就寝。

侍女服侍我梳洗完,便退下了。

许是累了,躺下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夜里,我突然感觉有人把我拽了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皇帝眼睛通红地钳住我的腰,手上还端着一杯酒。

我惊呼陛下,你放肆,还不快放开我!

呵,我哪有太后娘娘放肆!

你深夜闯进我寝宫已是大不敬,就不怕传出去被群臣非议吗?你也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给了兰昭仪什么?

我有点心虚,结巴起来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你赐她的好东西怎么也得自己先尝尝吧?说着,他将手上那杯酒灌进了我嘴里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