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给电视剧配音乐的是什么职业(音乐配音叫什么)

北京横店的天空,永远都泛着奇异的光泽,让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坚信,只要守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就可摘到梦想的星辰。

我也是众多想要追梦人中的一员,只是我看着卡里的余额,再想想下个月的房租和生活费,眼里不禁透出了迷茫。

这样迷茫的日子已经很久了,我几乎想不起来上一次说要接大片,成为明星是什么时候,只记得自己周而复始地重复着上一天枯燥的生活,又不知怎样才能接近自己的梦想。

图 吃盒饭的女群演

怀揣梦想来到横店

我毕业于一所北京二本院校的表演专业,很多人都说我长相出众,是做演员的料子,而我也一直以为靠自己的努力,可以在演艺圈得到一席之地,所以我在毕业之后,毅然选择来到了横店。

不可否认,横店确实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每个来到这里的年轻人,都和我一样,怀揣着一个明星梦。

我尽管手里并没有什么钱,几乎是两手空空,还是相信自己有一天也会出人头地,甚至是和自己羡慕的大明星一样,拍出优秀的作品。

我有这样的自信,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我来自浙江的一个小城,父母都没有什么这方面的人脉,我还是在做音乐教师的爷爷的影响下,从小就开始接触艺术。

图 音乐教室

因为喜欢音乐和舞蹈,在中考后我自愿放弃了入读当地重点高中的机会,转而去了一所艺校读书。

我在来到艺校才发现,很多同学在来到这里时,不过是为了混一个中专文凭,好获得读一个大专的机会。

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完全是为了梦想才来到这里的,所以我在训练的时候,比别人要刻苦很多,经常在舞蹈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的夜晚,一个人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在艺校的三年里,我看到镜中的自己一点点褪去了青涩,变得愈发楚楚动人,再加上长期学习表演艺术,所以我的身材相当匀称,即使素颜在街上散步都有很高的回头率。

图 艺校排练的女生

很多艺校的女生,在毕业后选择进入大专读书,只有少数几个有毅力的坚持要考入艺术类本科学习,而我靠着自己的努力,最终考上了北京的一所二本院校,专攻表演类专业。

进入大学后,我意识到美貌在同专业的同学中并不是一个优势,而是成了必需品,我听很多学长和学姐讲过,他们毕业后想要真的进入娱乐圈很难,因为好的资源很难给到一个刚毕业又没有家族背景的普通大学生。

尽管听多了这样的言论,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反而坚信只要自己坚持刻苦学习,并好好打磨自己的演技,自己终究会有出名的一天。

正是怀着这样的愿望,我在毕业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回老家当音乐老师,或者转行找一份其他的工作,而是来到了横店,毅然加入了群演的大军。

图 蹲在片场的女群演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我真正做了群演之后,才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人很杂,不仅有一些像我一样从艺术类院校刚毕业的学生,还有不少人原本就是横店附近的居民,靠做群演来赚一点外快,更多是一些草根出身,又怀着明星梦来到这里的普通人。

我当时没有钱,只能选了一家青旅住了下来,不过只是一个床位,租金就要一千多,可我还是咬咬牙交上了房租,租下了这个仅仅能够自己容身的地方。

在把住宿问题解决后,我便去办理了一张演员证,被中介抽走了不少钱,才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群演生涯,尽管对于自己会面对的困难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可在真正成为一名群演后,我才发现自己从前还是对前途太过于乐观了。

我在横店见到了很多一样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包括一起合租的女孩小洁和小清,她们也是怀揣着明星梦来到了横店,可现实是都已经做了三四年群演,演过有台词的作品依然屈指可数。

图 青年旅社

在她们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几年后的影子,感到一阵的焦虑和恐慌,可我并不甘心就此放弃,我总是安慰自己:

“或许我会比她们幸运呢?”

靠着自我安慰,我接下了人生中第一次当群演的单子,不过上面的内容却让我像吞一只苍蝇一般难以接受。

因为要我扮演一个被士兵凌辱的女囚,且全程几乎没有台词,本来我很想推掉,可想到自己或许可以得到一个机会,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图 北漂群演的大军

梦想屡屡受挫

去了片场我才明白,我们这些群演在导演和副导演眼里,不过是一群工具人,当时正是深秋,风像刀片一样划着我的脸,可我身上仅仅只披着一件拍戏的古装破衣服,还要卖力地演戏。

那个演士兵的群演是一个中年男人,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还趁机在我身上揩油,我头发凌乱,表情绝望,拼命表现着一个受尽屈辱的场景,可我心里明白,真正能被播出的镜头不过只有5秒左右。

我和自己做了一番心理斗争才演了这一场戏,不过拿到的报酬却少得可怜,在被那个介绍我接单的中介抽成后,我仅仅拿到了一百多块钱。

这点钱对于大多数北京人而言,或许只是一顿比较丰盛的午餐,可却是我努力了一天的酬劳。

图 等着拍戏的群演

之后的日子里,我依然在这样毫无尊严的群演生活中徘徊,每一次都兴冲冲地赶去拍戏,但都是一些几乎没有台词的镜头,而且报酬少的可怜。

而和我在一起的小洁,似乎等来了她的春天,在被一个片场的副导演看上后,成了他的情人,也有了做特约演员的机会,经常可以接到一些有台词的戏。

我心里承认,小洁的长相不如我,但她能够放得开,她并没有想过以后,只是觉得这样可以增加走红的概率。

可我却对她的做法很是不屑,我始终坚信,金子总是会发光的,自己也总有一天会遇到赏识自己演技的人,而不是靠特殊的手段来上位。

图 情侣背影

或许我的想法不合时宜,但我始终无法让自己放弃内心的底线。却又不得不面对每天高昂的消费,以及少得可怜的片酬。有时辛苦一整天,不过只能拿到几十元,不过我还是希望可以接到戏,至少有的剧组还管盒饭,否则我还要花三四十去吃饭。

有时我在交了青旅的房租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甚至连一单也接不到,就只能联系了一家贷款公司,来借贷一点钱维持生活。

我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可眼下又不知道该怎样破局,小洁在戏里露了几次脸后,也并没有在娱乐圈激起什么水花。

毕竟她本身演技也不出众,而且观众很少会注意到一个只有几句台词的演员,何况她参演的片子也并没有大火,而那个副导演玩腻了她,也跑去钓其他貌美的女群演

了。

图 片场排队领盒饭的群众演员

可小洁似乎看得很开,她在家人的建议下便离开了横店,回到了老家发展。等我再一次和她通话,已经是半年后,她说在老家已经找到了一个条件还不错的男朋友,现在一家艺术培训机构任教,生活也算安定了下来。

我听着她的故事,也在思考自己的人生,我也知道凭借自己的美貌,要回乡去找一个事业小有成就的男人结婚,或许也并不是难事,也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可我不甘心一辈子就困在一座小城,还想在横店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

毅然坚守初心

横店的群演中不会因为谁的离去,而有一丝改变,在小洁离开后不久,立马又搬来了刚毕业的女孩小丹,她的到来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年龄大了,一晃自己就已经在群演的这个圈子里待了4年,而再有一个四年,我就要奔三了。

图 跑龙套的女演员

演员这个行业本来就是吃青春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走红,那些走红的明星,也同样面临年龄危机,何况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严格意义上来讲都不算演员,只是剧组的廉价劳动力。

有时我接到家人的电话,也会有一丝愧疚,想到很多同学在毕业后找了很普通的工作,但现在也能在小城市里交了房子首付,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家,也能够回报父母。

可自己现在依然在横店漂泊,甚至连第二天的饭钱都成了问题,心里一阵酸楚。

我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去买返乡的车票,因为我真的不想就这样为我的梦想画上一个潦草的句号。

图 必胜客餐厅

为了维持生计,我只能在晚上去必胜客打小时工,做这样兼职的大多是一些大学没有毕业的学生,我的年纪在他们中显得格格不入,但我用自己的努力来让店长答应收下我。

必胜客的工作很无聊,为了多赚一点钱,我经常直到午夜里还拖着疲惫的身躯,收拾客人留下的一片狼藉。

在忙完一晚上回家后,我几乎累得没有时间去思考未来,就躺在了床上。

这样的日子很苦,可我总是盼望有一天能够在黑夜里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微光,小洁从前的那个情人在小洁回乡后,还曾经来找过我,其实我心里明白,他不过是情场老手,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无非就是利益交换。

图 必胜客的工作餐

可我明知道他多少能给我几次露脸的机会,让我不至于这么多年能够真正让摄像头拍到我正脸的机会屈指可数,可我还是选择拒绝了他。

我也不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渠道可以帮助到我,可以让我摆脱眼前的困境,真正成为一名演员,但我接受不了这种纯粹把感情和身体当成交易筹码的关系。

转眼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我在北京做了几年群演,但几乎没有存下什么钱,还是在交了房租后,不得不再去必胜客兼职,来换取一点零花钱。

最让我扎心的是,店里的店长年龄也和我一样大,他只有大专学历,不过他早已和同样在店里收银的前台结婚,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份平淡而幸福的家庭。

图 横店景区的游人如织

而我不仅找不到出名的机会,在爱情上同样也是颗粒无收,和我在一起做群演的,几乎没有适龄的青年,他们大多都是一些无业游民,来做群演混饭吃。

即使现在的我十分落魄,在北京几乎都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甚至连一套最普通的房子都租不起,只能在青旅中,等待一个又一个只有几十元片酬的单子,不过我还是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或许我在横店多坚持一天,离我的目标就会更加接近,也会改变我的命运。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