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芳春院(芳春院子女)

天气正热,大当家的情绪激动之下出了一脑门汗,便顺手扯下腰间汗巾擦起汗来,孔平无意中一瞥,发现那条汗巾是粉红色的,上面绣有一朵黄玫瑰。孔平当即下山来到城内,一番细细打听后,终于得知城南一家门店有这样的汗巾出售,顺藤摸瓜之下再一打听,县城芳春院头牌姑娘最爱这样的汗巾。孔平问:“可知那姑娘叫什么?”人家答道:“黄玫瑰。”

可是,要想见到黄玫瑰须拿银子开路,孔平二话不说,回家卖了祖屋和田产,揣了银票气宇轩昂地进了芳春院求见黄玫瑰。在把银票拍上桌子后,孔平踌躇满志地说道:“这么些银两够包下姑娘两个月吗?听着,是整整两个月,一天都不能空。”黄玫瑰笑得花枝乱颤,说:“够了,够了。可是,每个月的十六这一天恕奴家实难从命。”孔平大大咧咧地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拍在黄玫瑰面前,然后色迷迷地说:“自小生见到姑娘后就寝食俱废,实在是须臾不能分开,小姐就不能成全我吗?”黄玫瑰感动万分,可还是一脸为难,说:“公子,一月之内就一天都不能空吗?十六这一天,即使你堆座金山也万难从命,其中原因恕奴家难以启齿。”孔平听了无奈长叹:“既然如此,也只好这样了。”孔平嘴上长叹,心中却大喜:十六这天,恶狼山大当家的会来。十六这天夜暗时分,恶狼山大当家的果然急不可耐地来了,一月一次的相会早使他望穿秋水,可没办法,来得太频繁容易暴露行踪。黄玫瑰的房里香气扑鼻,烛光隐隐绰绰处黄玫瑰婀娜多姿令人垂涎。大当家的心花怒放,上前一把抱住,口中叫道:“小心肝,可想死我了……”他的话忽然顿住,一阵剧疼猛然袭来,低头一看,胸口一柄利刃已直没至柄,再看眼前之人哪是什么黄玫瑰,分明是个男子,白净瘦弱眉目如画似曾相识。原来孔平早就潜了进来,而黄玫瑰此刻被堵了嘴正塞在床底下,再看孔平慢慢褪去了他身上的黄玫瑰的衣衫头饰,冷笑道:“大当家的,还认得在下吗?”临死前,大当家的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话:“你会后悔的……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