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被甩后我成了巨星(被甩后我成了巨星TxT)

当初被我甩了的前男友,如今成了年薪近千万的明星电竞选手。

211 本科毕业的我,居然沦落到给他打工的地步。

工作压力大、成天加班、被粉丝骂,这些我看在钱的分上都忍了。

可当我得知他有了爱而不得的新欢白月光时,我还是破防了。

后来,他单手将我搂进怀里在我耳边低声道:

「自己的醋也吃?

「我喜欢的人,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有你一个。」

1

IPG 战队基地三楼人事部。

我,三分钟之前刚办完入职手续,现在就有了想撕毁劳务合同跑路的冲动。

因为我社死了。

做梦也没想到,我费尽千辛万苦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找来的工作,竟然是要跟当初被我甩了的前任共事。

救命!

活久见的事这么快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大概是每个人的青春里都会有一场不圆满的恋爱吧,我也不例外。

霍严是我高中时的男朋友。

他是校草,也是校霸,在学校里风头无两。

追他的女生可以从教学楼排到校门口。

可就是这么一个万人追捧的他,却偏偏喜欢上了我。

那时候他对我是真的宠。

早自习的时候他会提前溜出教室跑去食堂帮我买早饭。

我来姨妈了他会在每节课下课后去帮我打热水换热水袋。

就连他的好兄弟们都说他转了性,周末网吧也不泡了,老老实实陪我去肯德基里刷一整天的习题。

可能每段校园时期的早恋都会被扼杀吧。

我们也不例外。

班主任发现了我俩早恋的事。

我是全班前几名,年级也能排进前百,霍严却是成绩垫底的学渣。

老师怕他拖我后腿,找我谈话勒令我跟他分手,不然就要跟我妈说。

我是最怕我妈的,如果她知道我早恋,大概会打断我的腿不让我再出门。

高三开学前的暑假,有天霍严特开心地约我出来,说有好消息告诉我,我却下定决心要跟他说分手。

我清楚地记得,那个傍晚的夕阳,印得天边一片绯红,我俩站在路边,影子被拉得老长。

他拉着我的手低着头,低垂着眼眸,声音略带颤抖地问道:

「不分手行不行?」

我咬着两腮的软肉,拼命忍住眼泪摇了摇头。

良久的沉默,等得夕阳都落下了帷幕。

他欲言又止,最后却什么话都没说来,失望地转过身,背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里。

再后来,高三开学,他退学了,我不知道原因,也没办法去追究,毕竟忙碌又紧凑的学业已经让我无暇分身了。

霍严就那么消失在了我的世界。

我想这大概就是青春里所谓的遗憾吧。

2

可谁承想,如今他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年薪近千万的电竞选手。

而我,现在不过是平平无奇打工人一个。

想到我当初跟他分手时有多决绝,现在看见他我就有多狼狈。

「这是霍严,Hunter,今后你就负责他个人的运营工作,你们认识一下吧。」人事经理黄姐笑着跟我引荐着霍严。

几年不见,他帅得越发撩人。

浅灰色的短发个性又张扬,脸部线条越发凌厉,普普通通的白 T 恤牛仔裤都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再加上万里挑一的明星电竞选手光环,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意气风发的光芒。

反观我,不过是九百多万高校应届毕业生里的一员,与他相比,平庸得显而易见。

他一定很得意吧?

如今如此光鲜地出现在当初甩了他的前任面前,任谁都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气。

「你好,我叫印初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今后我们就……」我选择做那个主动打破僵局的人,毕竟今后还是要一起共事,都是成年人了,前任相见也应该体面点不是吗?

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从鼻腔里发出的一声哼笑打断。

「原来我们是初次见面?」他双手抱臂,丝毫没有一点要友好相处的意思,冷冷地看着我。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如果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我笑着略过他的不友善。

「那可不行,我可是很严格的。」他低下头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狭长的眼睛眯了眯,用一种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盯住我,弄得我浑身都开始不自在。

低头避开他的视线,我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之前认识啊。」黄姐在一旁摆弄着电脑问道。

「不认识!」

「不认识。」

我和他倒是很有默契地异口同声。

「黄姐,招呼也打过了,我先回去训练了。」说罢,霍严长腿一迈,直接越过我,走出了办公室。

我总算能松口气了。

几年没见,他的气场变得太过强大,甚至有了些许压迫感,短短一两分钟的接触让我的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小印啊,霍严的性格比较慢热,你别介意,你们多接触接触就好了。」黄姐看我一人被留在原地,怕我尴尬便替霍严解释道。

多接触接触,你怕是不知道我们之前早就接触过了吧……

「好的没事,不怪他。」

要怪就怪我,没事高中的时候早什么恋啊!

要不现在也不会这么尴尬。

3

霍严的个人账号粉丝量比其他几个队员和战队官号加起来还要多好多。

所以俱乐部觉得有必要给他安排一个专门的运营来负责他的账号。

于是,211 传媒大学毕业的我,通过层层选拔,应聘上了这份工作。

上班第一天,仅仅是交接和了解工作内容加考古他账号之前发过的视频就够我忙活了,等我再抬头的时候,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还坐在电脑前。

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准备打卡下班。

起身的时候一转头,跟身后高了我一个头的异性撞了个满怀。

鼻子正中在对方锁骨,脸颊跟对方的坚硬胸膛也来了个亲密接触,疼得我没忍住,尖叫了一声。

我捂着鼻子退后一步,抬头一看。

便对上了霍严那双好看的眼睛,心头忍不住一悸。

这么一看,他好像长高了不少,如今我的视线只能停留在他肩头的位置。

他煞有介事地揉了揉锁骨,看起来像是被撞疼了一样,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啧,走路不看人?」

拜托,明明是你走路没动静又一句话不说站在我背后的。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点声响的,吓死我了。」我揉了揉我的鼻子,庆幸这幸好是原装的,不然就歪了。

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不慌不忙地说道:「我是来提醒你,等下我要直播了,麻烦你记得必须一场不落地仔细看,到时候可要好好找素材剪辑发视频。」

「啊,好的好的,我等下就打开守着,不会错过的。」我拎着包慌慌张张地逃离了基地。

大概是当初跟他分手我心中有愧,再见到霍严,我总显得慌张又局促。

我回到家没多久,霍严就开播了。

他的上单又凶又顶,根本不给对面一点发育的余地,轻轻松松带着队友躺赢。

期间他只是低着头顾着手机,一句话也没说。

即使是这样,仅凭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粉丝们也能将弹幕刷满,礼物更是一个接一个地送。

我用 ipad 播放着视频,顺便打开电脑搜索着他的相关信息。

然后发现挂在他名字前的那一长串前缀,简直多到夸张。

四冠上单、FMVP 皮肤拥有者、年度最佳上单、最受欢迎选手、最具商业价值选手……

职业经历那栏写道,17 岁被现在的战队挖掘退学开始进入电竞行业,进了 KPL 第一年便成为了首发,还夺得了一个冠军。

17 岁打职业,那不就是他退学那会……

我想到了高二暑假的那个傍晚,他在电话里兴冲冲地跟我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

可当我跟他说完分手后,他最后欲言又止始终没有说出口的好消息,大概就是他被职业战队挖掘了吧。

如今看着屏幕里的他,强大又冷静。

以前的那些事,他应该也不会在意了吧?

回忆上涌,害得我喉咙又紧又堵,猛喝了几口水才强压下去。

抬头一看表,已经十点了,居然还没吃晚饭。

懒得点外卖,我泡了桶泡面凑合着继续看直播。

结果直播间的弹幕上突然飘过一句:

「猎神是不是谈恋爱了,胸前红红的不会是嫂子的口红印吧?」

我差点一口被泡面呛死。

趴在 ipad 上仔细盯着游戏画面右下角那个小小的视频框看了半天,别说,他白色 T 恤上是隐隐约约有点红印,好像是我下班那会撞到他不小心蹭在他身上的口红印。

此话一出,弹幕突然密集了好几倍。

「卧槽卧槽真的有诶!」

「我看了好久,也觉得像口红。」

「猎神有女朋友了!」

「呜呜呜我失恋了。」

「Hunter 是不是谈恋爱了,你快说!」

霍严似乎没太注意弹幕,此刻仿佛只有屏幕前的我慌得一批。

等他打完了一波团,回家补血的时候扫了眼弹幕。

才不慌不忙地说了句:

「没谈。

「同事不小心蹭的……印泥。」

神特么的印泥,真有你的。

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我可不想刚来战队就给他带负面节奏,光是他的女友粉,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我。

一局游戏以胜利告终,霍严抬起头来喝了口水,弹幕还没消停。

一群人追着问:

「Hunter 什么时候谈恋爱啊,我可以排个队吗?」

「猎神,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我现在重新投胎还来得及吗?」

「想跟猎神谈恋爱,呜呜呜呜。」

「到底什么样的女生才能跟 Hunter 这样完美的男人谈恋爱啊!」

屏幕里的霍严放下水杯,随口回答着弹幕上的问题:

「我是无情的杀人机器,最近不谈恋爱,别排队了。

「我不喜欢年龄差太大的,投胎估计来不及了。

「建议你现在就去睡觉,梦里什么都有。

「好了,今天就播到这了,大家早点休息吧,下了。」

接着,屏幕一黑,直播结束。

啧。

没想到几年没见,他不仅人更帅了,嘴好像也变得更毒了,我以后可得小心点。

4

第二天上班我一直忙到午饭点前才歇了一会,刚坐下没多久。

霍严就迈着大步子走到了运营组办公室里来。

直接将一件揉成团的白 T 恤丢到我面前。

「?」

「给我洗干净。」

「……」我是运营又不是保姆,难不成还得给你洗衣服?

「昨天没看直播?」

「看了啊。」

他见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略显嫌弃地翻开那坨丢在键盘上跟抹布一样的 T 恤,指给我看了看。

「你的,口红还有粉底,蹭了我一身,害我清誉受损。

「难道不该补救一下?」

…………

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白 T 恤胸前的位置确实蹭了一小片肉色的粉底还有我水红色的唇釉,没有了视频美颜的滤镜,看着更加清晰明显了。

「对不起对不起。」

「这下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

「洗干净还我。」

「要不我赔你件新的吧?」

「随你。」

他话音刚落,我的视线刚巧就瞄到了那件普普通通的白 T 恤的领标上赫然印着「Louis Vuitton」的字样。

!!!

我要收回昨天我说他穿普普通通的白 T 恤都好看的话。

LV 的 T 恤可一点也不普通!

我可不想工资还没拿到手就负债几千。

赶在霍严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我从工位上「腾」地一下弹了起来,一把揪住了他 T 恤的下摆。

导致他整个人一滞,转过身皱着眉头看向我。

「我、我还是给你洗吧,自己洗才显得道歉比较有诚意,可以吗?」我泪眼婆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听到他「嗯」地应了一声后,我就差原地跪下给他磕三个响头再来一句「谢主隆恩」了。

霍严走后,我默默收起了那坨价值不菲的「抹布」。

暗自感叹道,幸好我的视力好,不然岂不是血亏。

5

常规赛已经进入到后程,霍严所在战队的积分一如既往稳定在 S 组的前列。

今天的比赛如果能赢,霍严的战队基本就可以锁定季后赛胜者组的位置了。

所以大家格外重视。

虽然是客场比赛,但停车场一早也来了不少粉丝在等候。

车停稳,选手们刚从门口一露脸,粉丝们便纷纷围了上来拍照加油,其中自然是霍严的呼声最高。

他带着队员们走得很快,我们几个工作人员紧跟在他们周围,生怕热情的粉丝冲上来弄出乱子。

后面的粉丝群也紧紧跟着,大部分的粉丝还是很理智、很有秩序的,但顶不住有几个疯狂的。

几个霍严的粉丝在后面追着叫他 ID,这个情况为了避免造成拥堵和事故,选手们一般是不会停下来的。

大概是没得到他的回应,几个人一直紧追到了场馆门口。

见我们准备进去,便不由分说地向前冲了上来。

保安还没来得及制止,她们就已经涌到了队员周围,我们几个工作人员赶紧伸手阻拦。

霍严此时已经在队伍最前列开始安检了,几个小姑娘高呼着他的 ID 往前涌。

推搡中,我被挤出了工作人员的行列。

保安上前,以为我是粉丝,三两下直接把我和那几个小姑娘跟队员们分隔开来了。

我工作证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看见霍严本来已经过了安检又倒了回来,从队伍的最前列逆着人流冲了过来,三两步走到我跟前,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揽着我的肩膀将我护着带回了队伍里。

粉丝里一阵惊呼。

大家都在议论我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面子让霍严亲自出马。

「她是我的运营。」霍严随口解释了一句。

大家知趣地闭了嘴。

几个保安也连连道歉。

直到我安全进了场馆的大门,霍严才松开了我。

肩上护着的力度突然消失,悸动还没有消散,心底莫名涌起了一丝失落。

「挨着我,跟紧点。」他在我耳畔浅浅低语了一句。

「好、好的。」

偌大的场馆后台像迷宫一般,七拐八拐的,要不是我跟随着队员们,肯定是找不到路的。

队员们妆发的时间,我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刚才的休息室了,焦急中,一道清亮的男声在一旁说了一句:

「迷路了?」

我一回头,一个身穿印有 WG 战队字样队服的男孩正站在我身侧。

「请问你知道 IPG 的休息室在哪吗?」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你是 IPG 的工作人员?」

我点点头。

「那可真不巧哦,我是对面的,我帮了你的话可是会有叛徒嫌疑的。」他的表情鬼马,笑嘻嘻地看着我。

「打扰了……」

「开玩笑的啦,我带你去。」

「那麻烦你了。」

他带着我走到我们战队休息室门口的时候,霍严正拿着手机站在门口。

他见我跟 WG 的人过来,眉头轻皱了一下问道:「去哪了?」

「去洗手间了,没找到路……」

「猎神,人给你带回来啦。」男孩笑着跟霍严打了个招呼。

霍严跟他说了句谢谢就将我从他身边拉了过来。

见霍严好像有点情绪,男孩努了努嘴,对我说了句:「小姐姐,我走喽,下次见哦。」

「好的,谢谢你,比赛加油。」

男孩笑着摆了摆手转身朝自己的休息室方向走去。

我在他队服后面看到「青枳」二字。

哦,原来他的 ID 叫青枳啊。

男孩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霍严转过身来,身体微弓,低头挑了挑眉冲我来了一句:

「赛前跟对面的加油,你是想看我输?」

此时的他刚妆发完毕,额前的碎发被掀起了一个弧度,将那本就好看的眉眼尽数露出,目光深邃真切,害得我心跳直线飙升。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加油,加油加油,一定能赢!」

他的笑带着气音,直起身摸了摸我的头:

「这还差不多。」

说罢推门进了休息室。

6

IPG 3∶1 拿了比赛,锁定了季后赛胜者组的席位。

霍严的关羽顺便将第四局 MVP 斩获囊中,便被留下参加采访。

我陪着他在台下拍素材。

女主持人的彩虹屁都快吹到了天上,看得出来她对 IPG 多少是有点偏爱的。

我跟霍严回后台的路上又遇到了青枳。

「嗨小姐姐,真巧,又遇到了。」青枳冲我打了声招呼。

「嗨。」我也跟他打了声招呼。

「小姐姐,既然这么有缘分,不如留个联系方式?」面对他突如其来的直球,我有点不知所措。

「输了比赛还想挖我的墙脚?还是等你赢了再说吧。」霍严黑着脸直接帮我拒绝了。

「猎神,她是你女朋友吗?」他直白地问道。

霍严此时身型一顿,沉默着没有开口。

「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赶紧解释,生怕有什么乌龙传出去害霍严被带节奏。

「不是女朋友啊,那认识一下有什么的?」青枳不以为然。

「走了,他们还在等。」霍严懒得理他,锁着眉头拉着我的手腕就将我带走了。

我只好抱歉地冲青枳摆摆手,将他留在原地。

赢了比赛聚餐,输了比赛开会。

这是 IPG 的传统。

比赛结束后,我一人坐在战队大巴靠后排的双人座上整理着今天拍摄的照片,等着车子出发。

赢了比赛气氛自然轻松,队员们打打闹闹有说有笑地上了车,自觉地坐到了最后两排的位置上。

霍严一人走在队伍的最末端。

待其他人都坐好,他才不慌不忙走到我旁边的空位上,自然而然地坐了下来。

「老大,坐这呀,你怎么坐那去了?」射手不凡坐在后排招呼着霍严去他旁边的位置。

「太吵,我想静静。」霍严说着从口袋里找出一副无线耳机塞上。

「你坐你坐,我到前面去。」你是选手你最大,我连忙起身准备给霍严让座。

却被他拽住了衬衫袖口,轻轻向下扯了扯,示意我坐下。

「没说你。」

他的声音不大,只有我能听见。

我只好又默默坐回了原位。

大巴开出场馆在外环上等红灯,霍严在身旁戴着耳机闭目养神,他穿着短袖队服的胳膊自然地架在扶手上,隔着我单薄的衬衫衣料,有意无意地跟我的胳膊贴在一起。

只是如此不经意的接触也能害得我心脏狂跳,我想避开,却发现不算宽敞的座位上似乎没有多余的空间。

周五的傍晚实在有些堵车,开了半天还没进二环。

霍严在我身旁睡得很沉,纤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淡色的唇上下轻轻一抿,两片薄唇便立马变得水润亮泽了起来。

我盯着出了神,当意识到脸有点烧的时候,我才赶紧转过了头不继续偷看他。

车里明明开着空调,我却莫名好热。

7

饭店大堂,我们偶遇了解说主持组的几位老师,于是领队直接把他们邀请到我们包厢里一起吃饭。

毕竟对选手和教练而言,跟他们都是老熟人了,大家私底下关系也不错,没事还会一起排位直播,请他们吃个饭也没什么。

包厢很大,里面有两张大圆桌。

我们工作人员自觉地坐在副桌上,将主桌留给了教练、队员以及主持解说组的老师们。

霍严刚被不凡拉着坐定,几个男解说便拉拢着今天采访霍严的那位女主持人坐在了他的右手边。

女主持名叫 YOYO,身高腿长,气质优越,声音也特别地甜美。要知道,能做官方主持的女生,没有一个的颜值是不过关的。

此时她略带娇羞地带着笑意坐在霍严旁边,旁边的几个男解说纷纷在一旁挤眉弄眼,仿佛是上学时恶作剧得逞了的学生。

比赛期间禁酒,YOYO 端着杯茶水敬了霍严一杯,恭喜他今天获胜,霍严自然是礼貌地回了她。

接着她便主动跟霍严攀谈了起来,聊比赛、聊版本,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