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花儿直播视频(花儿直播视频观看)

新华社银川12月23日电暮色渐浓,调试好手机、话筒后,马瑞峰“花儿”直播间里的各地“花粉”也陆续“就位”。照例与粉丝们互动了一会儿,这位46岁的农民提起嗓门对着手机镜头唱起了“花儿”。

“能听到家乡的‘花儿’真好”“唱到我心坎里去了”……看着手机屏上不断弹出的“花粉”心声,马瑞峰歌声越发高昂。“这么多人听我唱歌,给我点赞、鼓掌,我越唱越有劲。”他抽空扭头说。

“花儿”是流传在中国西北的一种独具风采的高腔山歌,曲调高亢悠扬,起伏跌宕,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位于中国西北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花儿”基础深厚,马瑞峰就出生在这里。

据同心县原文联*马剑龙介绍,全县唱“花儿”的有500多人。“‘花儿’本是心里话,不唱由不得自己。‘花儿’生长在家乡的土壤里,也流淌在家乡人的血液里。”他说。

马瑞峰“花儿”演唱现场。

马瑞峰从小听爷爷和父亲种地放牛时哼唱“花儿”,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因家境贫寒,他18岁那年就开始打工漂泊,辗转甘肃、青海、陕西、山西、新疆等近10个省区,在挖水渠、铺路、跑建筑之余,他经常唱“花儿”为工友们排忧解乏。

为提升演唱技巧,他几年前就通过“山花儿漫过半个城”等“花儿”交流群,寻访到几位专业老师学唱“花儿”,边打工边练习。

随着网络直播平台兴起,马瑞峰两年前注册开通了“花儿”直播间,利用闲暇在工地、宿舍等地录唱“花儿”。“干完活、吃完饭,一般晚上9点开始至少直播一小时,有时工友们还‘上阵助威’。再苦再累喊一嗓子就舒服了,一天不直播心里就不踏实。”他说。

然而,带有浓郁地域特色和地方方言的“花儿”调好听、词难懂。为让“花粉”听懂“花儿”,他以原有曲调为基础,根据工作生活场景和自己所感所想填词,并把方言改成普通话。

“出门没钱不敢在街上走……只要阿哥你人平安,我们慢慢地渡难关……”这首创作于去年元旦前夕的《出门人难》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接近年关,马瑞峰即将与家人团聚,却没挣到钱,喜忧参半。他在返乡火车上彻夜未眠,写下这首歌,没想到直播后竟获得近15万次点击量。

马瑞峰手持获奖证书在参赛现场留念。

因“花粉”中农民工居多,马瑞峰直播时总会强调只要掌声鼓励,不要“跑车”“飞机”。“我唱‘花儿’不是为了刷礼物,大家挣钱都不容易,听我唱歌高兴就行。”他说。

今年,这位“花儿”农民不仅多次在同心县丁塘镇中学唱授“花儿”,还两次走上央视舞台录制节目。“不紧张,就是兴奋。我终于把‘花儿’唱到了北京,唱给了全国观众。”

宁夏文化馆文艺部主任曹佳乐说,为保护和传承“花儿”,宁夏每年投入60万用于“花儿”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当前已在全区建成17个“花儿”基地,认定马瑞峰等40多位区、市、县三级“花儿”传承人。

如今,线下课堂和线上直播间已成为马瑞峰传唱的“花儿”的“主阵地”,“花儿”新唱也为其找到更多年轻“知音”。宁夏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徐娟梅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直播“花儿”也可以让大众更直观、有效地了解这一传统文化。“但也要严防娱乐化、低俗化倾向。”她说。

截至目前,马瑞峰在全国有4万多名“花粉”。“不少外出务工的老乡听到‘花儿’都很感动,主动加我微信。只要有人听,我就坚持唱下去。”他说。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