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石家庄大哥级人物(石家庄大哥级人物四哥)

提起孙红雷在某剧饰演的黑老大“刘华强”,大家往往会想到那几句经典台词:

“这瓜保熟吗?”

“跟我刘华强比,你有那个实力吗?”

“不气盛能叫年轻人吗?”

尤其是后面那句,非但不是编剧杜撰,反而是真实发生的。

而我们本篇要讲的主要内容,便是石家庄黑老大张宝林,他的罪恶一生,经过导演和编剧改编之后,被搬上了大荧幕。

孙红雷所饰演的某剧原型人物,正是石家庄黑老大——张宝林!

一,孤儿出身,兄弟相依    

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要从张宝林的成长经历说起。

张宝林自幼生活在石家庄,因为爹娘去世很早,所以从小就跟弟弟相依为命,从出身来说是社会底层的苦命人。

人都有缺点,而张宝林的缺点,便是不怎么爱说话,总是斜眼看人,带着一股子讥讽。

张宝林虽然性格顽劣性格狠辣,但却对弟弟张宝义关怀备至,俩人都是孤儿,关系也情比金坚。

周围同龄的孩子,总是欺负张家兄弟,他们打了这哥俩之后,没谁会登门找麻烦。

张家兄弟是孤儿,被揍之后也无处伸冤,心里憋着一股气。

尤其是张宝林,他宁愿自己挨打,也要保护好弟弟张宝义。

长此以往,张宝林总是把武器带在身上,小时候就常年砖头刀子不离身,长大后也就不难想象了。

举例来说,张宝义小时候跟同龄孩子们一起玩,因为争抢一个小小的烟盒,所以被痛打了一顿,好悬没因此丢命。

张宝林一看弟弟被打得如此凄惨,于是就拎着砖头,登门去找那些顽皮的孩子。

恰恰那孩子刚好坐在爹娘身边……

张宝林自幼不爱说话,他到那孩子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说话,突然就举起了背后的砖头,砸开了那孩子的头皮。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宝林从机械厂辞职,带着几个马仔出来混社会,常年枪不离身。哪怕是晚上躺下睡觉,也要把猎枪放在枕头旁边。

恰恰张宝林不爱说话,总是斜着眼睛看人,嘴角挂着阴笑,所以留给人一种“狂傲”的不良印象。

一般情况下,石家庄的混混出门,连刀子都很少带,而张宝林他们总是背着枪,乍一看还以为他们这帮人是逃犯。 

二,成名一战,惹恼“封飙”

关于张宝林的成名一战,要从他的老板丁旭说起。

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人做着正经生意赚着干净的钱;也有一些人,做着歪门邪道的生意。

而在当时的石家庄,有个叫丁旭的商人,开了一家规模颇大的游戏厅,有一百多台游戏机,其实说白了就是赌博机。

丁旭头脑精明,他为了跟别的游戏厅竞争,所以为客人提供了一流的服务。

丁主张来者都是客,但凡是进入游戏厅的,无论有没有消费,都要热情接待,好烟好茶招待着,而且都是免费拿取。

这种服务在当时,甭说放在石家庄了,哪怕放在全中国都是罕见的,很少有谁比得上,所以游戏厅的生意很快就红红火火。

丁旭挣了钱之后,也知道自己可能会招来同行的打击报复,所以他想要招揽打手,说白了就是找人看场子。

找来找去,也就找到了社会上的混混孙大洪,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孙道全,也就是某剧的原型人物封飙。

电影截图

孙多次被捕入狱,1994年保外就医,非但没有忏悔过往,反而召集一帮马仔,在大街小巷收保护费。

孙恶名传开之后,得了个外号叫疯子,主要是因为他做事心狠手辣,尤其是醉酒之后,打架斗殴往往不计后果。

他们仗着手里五连发的猎枪,在石家庄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臭名昭著。

丁旭之所以找孙大洪,便是依仗此人的恶名,来保护游戏厅的生意。

1995年,孙大洪在游戏厅呆了一段时间之后,认为这生意来钱快,于是另起门户,带着小弟同样去做游戏厅的生意。

电影截图

而丁旭一看孙大洪走了,自然要再培养一批打手,最好是对自己忠诚的那种,于是就找到了张宝林,也就是某影视剧里的刘华强。

张才刚刚出来混社会,名气并不怎么响亮,一听丁旭要培养自己,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乐意。

可事实证明,丁旭找张宝林来看场子,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

因为张宝林性格过于阴沉,所以社会上的很多人,都很讨厌他们,甚至想着杀杀他们的傲气。

甚至社会上的一些流氓团体,私下里议论纷纷,说找个机会弄掉张宝林一伙。而这个所谓的弄掉,意思就是灭了他们。

而在丁旭的游戏厅里,有个常来的客人名叫高力属于是石家庄的黑老大之一。

总是有不安好心的混混,在高力耳边贬损张宝林,说张多么多么狂多么多么傲。

高力也就记住了张宝林的名字,有一次醉酒之后,又有人在他耳边,说张多么多么不好。

高一怒之下,就独自进入了丁旭的游戏厅,径直走到了张宝林一伙的面前,摆出一副社会老大的姿态。

而张宝林等人抬头一看,看高力带着酒气撇嘴瞪眼,明显是来者不善,所以他们低下头继续抽烟,想要用沉默应对。

问题就出在,张宝林虽然不想招惹是非,但高力摆明了是来找茬的,此时也就很难善了。

高力抬着下巴,一看对方不搭理自己,就跟一尊尊雕像似的,所以心里很生气,骂骂咧咧地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可张宝林等人的沉默,是担心影响游戏厅生意,一看高力开始骂街,怒火直冲脑门。

有个马仔抬手就掏出了猎枪,直接就顶在了高的脑门上,恶狠狠的说:“你XX,再骂一句看看?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你?”

高力当场酒醒,看看左右也没有自己的人,所以没敢再骂。

周围游戏厅的客人,总有认识高力和张宝林的,所以赶紧出来拉架打圆场,说:“高哥今天喝大了,大家别动手,以和为贵。”“没啥大不了的事情,大家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别动手……”

总之,一大帮人出来劝,张宝林始终坐在那里抽烟,自始至终没有说半句话。

众人拉着高力离开,而高力咽不下这口恶气,认为自己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哪能吃这样的亏?

所以过了没多久,高力就带着将近二十个小弟冲入游戏厅,把张宝林一伙团团围住,各种武器就掏了出来。

张宝林一直蹲着抽烟,一看自己被包围,他们当场站起身,各自掏出了五连发的猎枪。

虽然张这边仅仅只有四个人,但个个都不怕死,背靠着背站成了一圈,枪口一致对外。

张宝林总算说话了,对着周围的人破口大骂,问谁不怕死?问谁敢上来一步?

双方一句句脏话响彻游戏厅,谁也不肯低头。

高这边的小弟,看似凶神恶煞,却谁也不敢往前近半步,他们毫不怀疑张宝林一伙手里的猎枪,会打出一发子弹。

幸亏有人提前通风报信,喊来了石家庄辈分更大的“三哥”出来打圆场,才算是劝开了高和张。

从此之后,张宝林在石家庄可就打出了名气,以前混混只是怀疑张这帮人亡命徒,如今算彻底看清了这帮人是真的不要命。

张宝林带着几个小弟,靠着一股子狠劲儿,成了石家庄道上的“后起之秀”。

1995年7月,前文说起过的孙大洪,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他一是看不惯张的狂,二是看不惯丁旭的生意。

无论是出于意气还是出于私利,孙大洪决定出手,教训教训张宝林一伙。

于是乎,孙就带着手下的小弟,直冲游戏厅登门斗殴,直接挑明了大喊,要干张宝林。

恰巧那天,张因为有事外出,所以他的那几个小弟,被孙大洪一伙痛打了一顿。

从此之后,张宝林和孙大洪也就彻底结仇,心想着有账不怕晚,咱们走着瞧吧!

反过来再看游戏厅的老板丁旭,如今肠子都悔青了,本来雇佣张宝林一伙是为了保护生意,然而却恰恰相反,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客人畏惧张宝林一伙的凶狠,甚至担心会小命不保,所以不敢再来丁旭这边消费。即使是来游戏厅的,很多也是来找张宝林麻烦的。

丁旭愁容满面,为了他自己的生意着想,于是决定辞退张宝林,来避免日后的是是非非。

辞退归辞退,丁旭又不想拿太多钱补偿,仅仅只掏出了五千块钱而已。虽然说这笔钱放在当时并不是小数目,但远远不够打发张宝林一伙。

更糟糕的是,丁旭居然当着张的面,数落这帮人天天背着枪,把玩游戏的客人都给吓跑了……

可想而知,张宝林一听这话,气得是火冒三丈,他认为自己兄弟几个,拿着猎枪为丁旭看家护院,而你却反过来说我们不是。

桌上仅仅摆了五千块钱,他张宝林自然不答应,于是瞪着眼找丁旭借钱,一张口就是要五万。

当然了,这个所谓的借钱,谁都知道是有借无还。

从此之后,张宝林也就跟丁旭结下了梁子,另外又跟孙大洪有仇。

事情闹到这一步,远远没有结束。

石家庄有个老板外号叫老六,也做着游戏厅的生意,一看张宝林一伙有人有枪没工作,恰好自己这边缺人。

于是乎,老六抛出橄榄枝,而张宝林一伙则应聘上岗,俩人都高高兴兴。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丁旭自己开着游戏厅呢,而他的亲戚居然去老六那里打游戏,输了大概两千多块钱。

丁家亲戚不服气,居然直接去找老六,不仅敲诈了一笔钱,还耍了一把威风。

老六想着吧,自己破财免灾,这件事就过去了;可张宝林听说之后,新仇旧恨就涌上了心头。

张认为,这场子是我看着的,你来这里找麻烦,到底给不给我面子?

于是乎,张宝林一伙冲入丁旭的游戏厅,又是砸又是砍的,一通搞破坏,第二天又背着枪,在游戏厅门口转圈装作逛街。

张宝林开出条件,这件事没有二十万,肯定不算完!

丁旭被吓坏了,赶忙去找他的好朋友辛哥,也就是某剧周国权的原型人物,过来打圆场。

辛哥有社会地位,辈分也比较高,他作为中间人调和,最终还是让丁旭拿七万块钱作为赔偿,才算了事。

张宝林在石家庄的名号越来越响亮,于是跟*大哥马某某,一起合作创业。

而这个马某某,便是某剧当中的原型人物宋振涛。

按照协议,马占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张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具体经营事务,则由张全权负责。

他们两个一联合,有了源源不断的商业收入,生意做得还挺红火。

随着钱越赚越多,张宝林看不下去了,凭什么自己出大力赚小钱?而马某某不出力赚大钱呢?

张宝林一伙私下里一合计,决定去找马某某谈谈,能不能把三七分成的比例改成四六。

可错就错在张宝林的一句话,他对身边的小弟说:“等会见了马某某,看我眼色行事。”

这句话说得过于笼统,小弟也没有明白太多,误认为这是要去找马某某血战。

张宝林见到马某某之后,自然是如同小弟见了大哥,表现的很客气,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谈起了分成的问题。

三两句话没说完,马某某就雷霆大怒,指着张宝林的鼻子破口大骂。

尤其是马某某说得那句:“小子,你别这么嚣张!”

张宝林说:“不嚣张能叫年轻人吗?年轻人就应该嚣张!”这句话被编剧改编之后,搬到了电视剧里。

马某某一怒之下,骂得是更加难听,一句句不堪入耳。

这时候张宝林犯了难,他下意识低下头思考,想想怎么应对马某某。

然而旁边的小弟,一看张宝林低下头,想起了那句“看眼色行事”于是就抬起了猎枪。

这小弟误认为,要拿走马某某的一条腿,毫不犹豫就扣动了扳机;张宝林被吓了一跳,想要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啪!

一声脆响传来,紧接着就是马某某的惨叫,左腿血肉模糊。

这下可惹出了大麻烦,拉开了石家庄黑恶团伙之间的一场腥风血雨。

马某某的哥哥马老墩子,因为在监狱服刑,所以没能及时出面。当他出狱之后,立刻带着孙大洪就去报仇。

而张宝林早就知道大事不好,所以外出躲避风头,所以不在石家庄。

1999年5月,马和孙一伙人,砸了张宝林的生意,还侵犯了张的女友,将对方团伙里的小弟,都给打成了重伤。

过了三十多天,张宝林回来报仇,打得孙大洪重伤住院,落了个终身残疾。

孙出院之后,立刻带着人去报仇,因为没有找到张宝林,于是就报复张宝义,将张家弟弟打成重伤。

张宝林再报仇的时候,因为不知道仇家是谁,干脆一股脑的就去清算所有仇家。

1999年7月19号,张宝林开着面包车,堵在了丁旭的家门口。

而丁旭开着豪车回家的时候,被面包车疯狂冲撞,惨遭张宝林报复,其实他倒是挺冤枉的,没有对张宝义下手,反而遭到了张家二哥的黑手。

8月7号,马老墩子正在歌舞厅门口,跟朋友们一起聊天。

张宝林直接冲上去展开报复,要为他弟弟复仇,张家兄弟跟马家兄弟,来了最后的决战。

一个是突然袭击,一个是全无防备,结果也就不难想象了。

紧接着,张宝林要去寻仇孙大洪,但孙鬼精鬼精的,觉察到风头不对,早就跑到天南海北避难去了。

警方展开调查,调集各路专家组建专案组,没过多久便查出是张宝林所为,于是展开了追捕。

警方派出大量警力,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便包围了张宝林一伙。

谈判专家拿着大喇叭喊话,代表石家庄*局,警告张宝林,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如果有诚意的话就打开窗户缴械……

警方给张宝林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倘若顽抗一条路走到黑的话,必然会遭受严厉打击……

张宝林一伙往外一看,他们已经被团团包围,哪怕一只鸟儿都休想飞出去,也知道自己等人时日无多了。

马仔不想陪着张宝林一起死,所以纷纷露出惊惧的目光,想放下武器投降。

张则在窗户后面抽烟,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也掐着表一直看着,心里挣扎思考,该如何面对警方。

就在十五分钟的时间即将到达时,张宝林让马仔打开了旁边的玻璃窗,扔下了手里的武器。

警察冲入房间,控制了张宝林等人,带上手铐押入警车。

警方缴出猎枪四把,子弹一百多发,现金两万多元,以及十万块钱的存折。

经审判,2003年的时候,张宝林被带入刑场,执行死刑。

另外还有孙大洪团伙,早在去年就已经被警方打掉。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