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潘凤仙(潘凤仙生平简介)

前言

1932年10月15日,潘兰珍坐在床边,看着报纸头版上的加黑大字:“

陈独秀已押到南京受审

”,心想这个陈独秀也不知是何人,所犯何事。

然而下一刻,潘兰珍看到文字下方刊载的照片时,脸色突然惨白起来。

照片上这人不是她的丈夫“李先生”吗?

对着照片瞅了好几遍,潘兰珍才愕然反应过来,报上那个叫做陈独秀的*要犯,千真万确就是她的丈夫。

狱中的陈独秀此时还在担心潘兰珍会怨怪他的隐瞒,殊不知潘兰珍已经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天堂地狱,我都会陪你一起走……

图丨陈独秀

隐姓埋名,情定上海

1930年,陈独秀年届五旬,昔日风光早已不再。

曾经的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是中国*的创始人之一,是无数新青年们心中的精神导师。

可是这时的陈独秀,只是一个被迫离党的无派别人士,正遭到国民*的全力追捕。

为了躲避国民党*派的通缉,陈独秀化名李先生,隐居在上海熙华德路的一个亭子间。

素日里陈独秀深居简出,不过他的家中常有一位23岁的女客人,是他的邻居,名叫潘兰珍。

图丨陈独秀和潘兰珍

这是一个一生悲苦的女子,从生到死都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潘兰珍生于江苏省通州余西镇大悲殿北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11年,家乡遭了天灾,潘兰珍跟着父亲举家逃往上海。

为了养家糊口,父亲在码头做苦工,母亲则带着潘兰珍出门拾荒或者做零工,家道十分艰难。

在日复一日的劳苦生活中,潘兰珍很快长大,出落成了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一身的粗衣布鞋,也难掩她的美丽。

然而对于一个贫苦出身的弱女子来说,美丽往往令她变成一件待捕的猎物。

尽管潘兰珍已经活得十分谨慎,但厄难还是在十七岁的某一天降临了。

图丨电视剧《大浪淘沙》中潘兰珍剧照

在一个流氓工头威胁强迫之下,潘兰珍咽下了所有委屈和愤怒,与之同居,为其生下一子,这个儿子后来也夭折了。

与工头同居期间,潘兰珍时常遭到家暴,身心上饱受羞辱。

后来有一日,潘兰珍终于不堪忍受,连夜逃走,搬进了熙华德路一个亭子间里。

几年后,亭子间忽然搬来一个五十岁上下的邻居,举止一派斯文,待人有礼,像个读书人,大家唤他“李先生”。

潘兰珍见李先生独居在此,无人照料,时常去他家中洗衣做饭,帮忙收拾家务。

为了回报潘兰珍的照拂之情,李先生得空便会教她读书识字,潘兰珍十分聪慧,很快就能读书看报。

此前潘兰珍从未遇到过像李先生这样的男子,神秘、儒雅,才高八斗,最重要的是,他真正把她当做一个平等的人对待,而非一个可以随意揉捏的物件。

因此没多久,潘兰珍就爱上了李先生,并且大胆告白。

李先生虽然也心仪于善良质朴的潘兰珍,却觉得自己年龄大她29岁,二人并不般配。

潘兰珍闻言把嘴一撇,立刻用李先生亲口讲过的例子反驳道:“国父孙中山与国母宋庆龄不也是老夫少妻吗?”

一句话噎得李先生哑口无言。

图丨宋庆龄

此后,潘兰珍便开始和李先生一起生活,还收养了一个女儿,取名潘凤仙,这是她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光。

在这期间,潘兰珍不是没有怀疑过,李先生谈吐不凡,很可能不是等闲之辈。

然而潘兰珍并不在乎他的身份,甚至担心它会令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化为泡影,因此从来不问他的过往和来历。

李先生也犹豫过要不要将实情对潘兰珍和盘托出,但是一想到自己仍是通缉犯,关于自己的信息,潘兰珍还是不知为妙,也就从来绝口不提。

可是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两人同居两年之后,潘兰珍还是知悉了李先生的真实身份。

狱中相伴,患难与共

1932年10月的某一天,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潘兰珍跟陈独秀拌了几句嘴,一气之下就带着女儿回了娘家。

不料潘兰珍前脚刚走没多久,外面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其实在潘兰珍收拾东西的时候,陈独秀的气就消了大半。

此时听到敲门声,陈独秀满心以为是潘兰珍又回来了,便眉开眼笑地把门打开,却不料立时冲进来一名巡警迅速将他双手铐住。

图丨陈独秀

门口其余人依次鱼贯而入,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具体抄走了什么,陈独秀并不知道,因为他第一时间便被押往南京。

拘留期间,陈独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潘兰珍,怕她着急,也怕她受自己牵连,因此致函好友高语罕:

“书桌抽屉内藏有一小袋,系女友潘君之物,她多年积蓄,尽在其中,若失去,我真对他不起,务请先生再去探望一次。……如幸而尚存,望携存先生处,……函告潘女士亲自前往领取”。

后来有一次,高语罕到狱中探视,陈独秀向他询问:“她对于我,以前未曾告以真实姓名,有怨言否?”

图丨高语罕

其实陈独秀是多虑了,潘兰珍通过报纸知悉“李先生”真实身份后,不仅没有埋怨,没有避嫌,还立马奔回了上海家中确认情况。

安置好女儿之后,潘兰珍便动身前往南京找陈独秀。

陈独秀听闻此事,连忙拜托高语罕阻止潘兰珍:“婉言劝她不必来看我。”

然而潘兰珍并非那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无情之人,她还是不畏危险来到了狱中。

在入狱之时,陈独秀就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再见到潘兰珍的那一天。

图丨潘兰珍

因此,当潘兰珍拎着饭菜和衣物,泪眼婆娑地站在他面前,唤他“先生”时,陈独秀讶异之际,不觉也红了眼眶。

陈独秀深深地望着潘兰珍,以拇指拭去她眼角的泪水,过了许久才开口:

“你快回去,好歹上海还有工作。你想想,我在监狱里还能给你什么呢?”

潘兰珍握住陈独秀的手,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陈独秀思忖着,或许时间一长,潘兰珍就会忘记他的。

却不料不久之后,潘兰珍直接在监狱附近租了房,以洗刷缝补和做零工为生。

潘兰珍知道自己既不能像胡适和傅斯年那样为陈独秀奔走呼号,也不能像大律师章士钊那样为他慷慨陈词、出庭辩护,她能做的就是陪伴和照顾。

图丨章士钊

后来因为常有社会名流到狱中探望陈独秀,国民党担心外界舆论批评他们苛待陈独秀,便对他给予优待,给他安排单间牢房,允许读书写作,每日可以自由接见亲友。

因此在坐班房这五年里,陈独秀将监狱变成了研究室,笔耕不辍,潜心治学。

而潘兰珍则充当起了秘书,除了贴身照料衣食起居,还会帮忙购买和收拾书籍。

铁窗生活单调苦闷,幸有潘兰珍和书籍为伴,陈独秀才挺了过来。

重获自由,相守重庆

1937年的一天,陈独秀正伏案写作,忽有一阵密密麻麻的轰炸声由远及近地传来,陈独秀心道不好,连忙拉着潘兰珍躲至桌底。

紧接着,头顶便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似有什么轰然垮塌下来,重重地砸在桌上。

两人在桌底躲了许久,估摸着轰炸已经结束,才惊魂未定地站了起来。

抬头一望,头顶的天空硝烟弥漫,屋顶已经没了,屋内一派狼藉。

图丨大轰炸

陈独秀颓然靠在墙上,静默了一瞬,才又换了一幅凝重的神色:

“南京是敌人轰炸的重点,你快回南通家里去!”

潘兰珍一面收拾着桌上灰扑扑的书本资料,一面淡声道:“我怎么能走,死就死在一块儿吧。”

其后无论陈独秀再怎么劝说,潘兰珍也不肯离开。

就在陈独秀和潘兰珍以为他们很可能会殒命此地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该犯人入监以来,已逾三载,爱国殷情,深自悔悟……据请钧府依法宣告,将该犯刑期减为三年,以示宽大。”

司法院院长如此呈文请示国民*。

原本在1934年,最高法院判处陈独秀十三年有期徒刑,可是此时南京局势紧张,危在旦夕,胡适便联合了其他社会人士,要求国民*释放陈独秀。

图丨胡适

1937年8月23日,在各界人士的斡旋之下,陈独秀终于重获自由,走出了监狱。

陈独秀出狱那天,潘珍兰一早就带了陈独秀的小儿子陈松年到监狱门口候着,三人在狱外见面,内心无不百感交集。

时值国共合作期间,蒋介石为了拉拢颇具社会影响力的陈独秀,特派亲信朱家骅重金请他出山,许诺经费10万元和5个国民参政会名额。

周恩来总理也曾多次派人登门,盛邀陈独秀返回延安。

要知道这时的陈独秀经济上已经不甚宽裕。

虽然他曾过继给叔父陈衍庶,有丰厚家财可资继承,然而在连年的战乱中,老家值钱的财物不是被袁世凯抄走,便是被日寇尽数搜刮去了。

倘若陈独秀应承了国民党或者周恩来的邀请,晚年也许不一定大富大贵,但一定不愁生计。

可是陈独秀哪一方都不愿参与。

图丨陈独秀的两位儿子

蒋介石处死了陈独秀的儿子陈乔年和陈延年,此等血海深仇,陈独秀又怎会为他效力?

而对于周总理的诚心邀请,陈独秀则婉言道:

“我的朋友李大钊等人都不在了,我思想上落后了,就不去了。“

“沧海何辽阔,龙性岂能驯“,这便是他的最终态度。

也正因为陈独秀拒绝出仕,他的最终归宿落在了重庆江津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村——鹤山坪石墙院。

陈独秀携潘兰珍定居重庆江津后不久,老家安庆便沦陷了,为了躲避战祸,儿子陈松年也带着妻子和祖母谢氏到重庆团聚。

彼时继母谢氏双目已经失明,陈独秀侍奉她服用汤药,还亲手喂饭。

潘兰珍作为媳妇,亦孝顺贤惠,每日为婆母梳洗,修剪指甲,捶背揉腰。

据见过潘兰珍的人说,她七分人才三分装扮,衣着入时。

但陪着陈独秀来到江津之后,她荆钗布裙,洗尽红妆,把这一大家子人照顾得极为妥帖周到。

家里上下无不认可潘兰珍,且对她交口称赞。

陈松年多年后回忆:“她待我父亲很好,父亲晚年全靠她。她平时少言语,做事勤快利落。我们对她很尊重,尊之为母,我的儿辈喊她为奶奶。”

图丨晚年陈松年及其子女

遗憾的是,纵使有这样一位贤内助,陈独秀一家人的日子还是越过越拮据。

起初陈独秀还可以靠发表文章养家,但后来时局越发艰难,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单凭他的微薄稿酬,已经很难维持生活。

虽有友人不时救济,但日子仍旧入不敷出,常常要忍饥挨饿。

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原本只会拿笔的陈独秀竟和潘兰珍在自家院子里种起了土豆。

这样艰苦的生活对于年迈且患有胃病和高血压的陈独秀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死神的阴影渐渐落在了陈独秀的身上。

名士陨落,留下遗言

1942年5月22日,陈独秀正在院内散步,忽感一阵天旋地转,晕倒在地。

潘兰珍外出回来看到丈夫晕倒,连忙将他送到了好友邓仲纯的医院。

图丨邓仲纯

经过医生的及时抢救,陈独秀总算清醒过来。

潘兰珍每天衣不解带地照看陈独秀,期盼他早日康复,然而他的病势却一日重似一日,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有一日陈独秀苏醒过来,看到潘兰珍守在床边,不知守了多久,脸色也很差,陈独秀不禁心中一酸。

想到自己命不久矣,随时可能撒手人寰,陈独秀用微弱的声音嘱咐道:“我死后,你一切自主,生活务求自立,不可拿我的名声卖钱。”

紧接着又道:“遇到合适的再嫁。”

听到最后那句“再嫁“,潘兰珍只一个劲儿地摇头,她不想在这时候流泪惹他担心,竭力忍住泪意。

然而一思及这个生命中待她最好的男人即将离世,潘兰珍的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淌下来。

陈独秀凝望着她的脸,恍然想起多年前在狱中劝她离开,她也是这样哭得像个孩子,便下意识抬起手来为她拭泪,无奈手臂乏力,稍微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于是只得叹了一口气,温声劝她不要再哭。

潘兰珍还年轻,与陈独秀同甘共苦了十二年,临到了,他不能不为她打算一二,便趁着清醒,托学生许之瑜替她找份工作,又将昔日友人所赠的五个古瓷碗留给她。

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再度陷入昏迷,这一次,他再也没能醒来。

在北大二十五周年校庆时,曾有一次主题为“你心目中国内或者国外大人物是那几位“的民调,国内大人物一栏,国父孙中山居首位,紧挨着的第二位便是陈独秀。

图丨孙中山

然而这样一位曾经名噪天下的革命先驱,他的死讯却鲜少见诸报端,不曾激起太大的舆论浪花。

葬礼那日,前去吊唁的人不多,只有陈独秀的后人和生前数位好友。

潘兰珍眼睛早已哭肿,但仍然压下心中哀恸,强打起精神料理一应事宜,依礼接待宾客。

丧事过后,潘兰珍没有忘记陈独秀的嘱咐,从未以陈独秀遗孀的名头招摇过市,一直自食其力,在一处农场中工作了四年。

1937年,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终告结束,潘兰珍回到上海,与养女潘凤仙团聚,随后进入一所小学食堂煮饭。

可惜天不假年,1949年,潘兰珍因子宫癌逝世,时年42岁。

图丨潘兰珍

后记

自1927年之后,陈独秀便接受着接二连三的打击,理想受挫,儿女早亡,之后又锒铛入狱。

倘若没有潘兰珍相伴左右,陈独秀的晚年想必会更为凄清。

同样的,陈独秀对于潘兰珍而言,亦是漫长的悲苦生活中忽然射入的一道光,带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温暖。

在风雨来临之际,彼此相依,互相取暖,这大约就是爱情的力量和珍贵之处吧。

参考资料

被绑的普罗米修斯:陈独秀传 (王观泉)

陈独秀年谱 (唐宝林 林茂生)

陈独秀的坎坷晚年二三事_石维行

潘兰珍:陈独秀晚年的温情——澎湃新闻

风雨相伴十二年——陈独秀与潘兰珍——中国*新闻网

潘兰珍——大富翁人物网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