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跌趔怎么读(跌蹡怎么读)

将李晓燕送回去,秦凡直接回了家。

躺在炕上,秦凡一想到刚才扶李晓燕时,不小心碰到了李晓燕的领口。

秦凡心想太大了啊,说实在比陈鱼的还要大啊。

不过虽然他心里这么想,但是秦凡肯定不会说出来啊。

遂秦凡想了想翻身沉沉睡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秦凡直接拿上家里的蛇皮袋子带着李晓燕上山。

以前他都是背竹篓有选择性的摘取草药炼制药液,所以在于量少质精。

不过今天是带着李晓燕,一来秦凡想着帮着她认识认识草药,二来她主要是卖钱,只要是草药就采。

“小凡哥,你说山上有没有怪物啥的?”上山的李晓燕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秦凡。

自从国家实行森林禁猎以来效果明显,村里几乎没人再使用猎枪,动物繁殖的也快,所以山林深处难免会有一些凶猛动物。

不过秦凡上山以来,却没有碰到,他所见到的无非就是毒蛇之类的,所以秦凡冲着对方一笑,“放心,咱们这片安全着呢。”

李晓燕暗松一口气,笑着道:“那就好,不过即便有的话,有小凡哥你在身边,我也不怕。”

“是呀,有我呢不用担心!”秦凡笑道。

二人到了山上,秦凡开始为对方讲解一些平常所见的草药,李晓燕一边采着一边认真听着。

继续行进,路经一米多高的崖子处,秦凡直接跳了上去,转身伸出手示意李晓燕上来。

李晓燕犹豫一下,伸出手,秦凡一使劲,直接拉了上来。

“晓燕,你身上真好闻。”秦凡笑道。

李晓燕脸一红,略带羞涩的看了对方一眼,笑道:“小凡哥,我们走吧。“

转眼一天过去了,秦凡跟李晓燕收获颇丰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二人接着上山采药,这个时节的雨总是来得很突然。

到了下午,忽然下起了漂泊大雨,秦凡带着李晓燕钻进了不远处的洞穴里面。

秦凡才不关心这个洞穴是啥时候有的,只要能避雨就行。

进了洞穴两人都已经湿透,李晓燕穿的是一件白色薄短袖。

这一下雨,把整个衣服都粘在身上,就连里面的衣服都能看的很清楚。

秦凡吞吞口水缓缓心神,找了一些干柴禾烧起了火,这才转头对着晓燕说道,“晓燕,衣服都湿透了,你脱下赶紧烤火吧。”

说着又背过身去,说道:“放心我不会看你的,你赶紧烤吧,要不然粘在身上难受。”

经过这两天相处,李晓燕虽然对秦凡有所好感,但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还有一些放不开,顿时抿嘴杵在那里一脸羞涩。

秦凡也急了,脱下自己的上衣烤在火上说道:“那你先等会儿,你穿上我的衣服你再烤。”

这时候李晓燕看着对方虽然身子单薄,却相当健硕的身材,才有些害羞的点点头。

秦凡的衣服干的很快,他在烤火的时候特意用了灵气,烤干后直接递给晓燕,秦凡背过身,等李晓燕换好之后他才重新聚在火前。

“我来给你烤!”秦凡拿过衣服,李晓燕乖巧顺从,由于淋雨,这时候冷不丁李晓燕打了一个喷嚏,有些发抖。

“感冒了吧。”秦凡直接拉着李晓燕靠近了火堆。

见她还在发抖,秦凡将衣服搭在棍子上,索性一把将李晓燕抱在怀里。

李晓燕猛然一惊,但也没有拒绝,只是脸颊更红。

“现在好点了吧?”秦凡问道,说话间又将对方抱紧几分。

李晓燕长眸扑闪,看着秦凡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洞穴外面的雨才停止,李晓燕忽然抬头,“小凡哥,我想方便。”

“哦!”秦凡赶紧松开对方,点点头指着洞穴口说道:“就在那里吧。”

趁李晓燕在外方便的空隙,秦凡起身瞅着洞穴里面的精致,刚走两步,外面传来李晓燕的惊叫声。

“晓燕”……

秦凡反应快,快速跑了出去,结果就看到旁边一只全身斑点的金钱豹正凶神恶煞的逼近还没有提裤子的李晓燕。

“小凡哥,我害怕”……李晓燕哭腔四起。

看到这只金钱豹,秦凡一阵头皮发麻,但想都没想,秦凡直奔过去,横身挡在李晓燕身前,瞪着眼前猎豹,怒吼道:“滚开,要不然老子让你死的很惨。”

说着示意李晓燕躲到洞穴里面去,但李晓燕此刻已经吓软了腿,站都站不稳。

那猎豹看着眼前这个猎物,眼中凶狠更浓,后腿一蹬,直接冲着秦凡扑了过去。

秦凡敏捷,侧身滚地直接躲过,同时他双腿发力,握拳直接冲着花豹的身子砸去。

嘭!

秦凡自知他拳头还算有点力量,但是这一狠拳下去,金钱豹虽然在原地打了趔跌,但仍安然无恙,看的秦凡是倒吸凉气。

不行!不能这么打!必须要打软肋才有可能制胜!秦凡暗暗嘀咕,忽然眼睛一亮,双腿一蹬,秦凡采取迎面攻击。

金钱豹也不示弱,刚才它才发现眼前这人并非那么简单,所以它也紧张起来。

见秦凡主动攻击,金钱豹前爪在地上刨了刨,后腿再度发力,张开血盆大口一跃而起。

“要的就是这样!”秦凡凌厉眼睛一闪,双腿骤停,一跃而起直接拳头轰在金钱豹的脖颈处。

呜呜……被秦凡一拳击中的金钱豹倒在地上哀嚎。

秦凡逼近金钱豹,冷喝道:“人不杀你,你却袭击人,该死,不如今天老子就将你剁了吃肉。”

那金钱豹似乎听懂对方的话,嘴中呜咽脑袋垂地,似乎在求秦凡放过它。

秦凡虽这么说,但他知道下不去手,况且金钱豹又是频临灭绝动物,转头看了看瘫软在原地的李晓燕没什么大事,秦凡这才一咬牙挥手一喝,“滚蛋!”

果然那金钱豹尾巴摇了摇,颠簸的逃命而去。

“晓燕,你没事吧!”秦凡走过去,见对方的裤子提到那儿,他便急忙背过身。

“小凡哥,我……我没事!”

李晓燕又急又羞涩,“那个,我腿有点软,手上也没劲,裤子提不上去了。”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