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鸡是禽类还是鸟类(鸡是禽类还是鸟类)

鸡,再普通不过的家禽。

抛开对鸡的种种“情感色彩”偏见,鸡也算是地球上十分成功的物种。

当然,与其他物种的自然进化不同,它的繁荣是因为人类刻意行为下的结果。

现在地球上,鸡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人类,多达250亿只左右,而且还有持续增加的趋势。

虽然,人类吃着鸡肉,但是,鸡却因为这种”恶意行为“,却不断繁荣。

鸡的远古的祖先,被认为是恐龙。

但是,起初科学家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普遍认为鸡和其他鸟类一样,应该是起源于一种叫做始祖鸟的动物。

但是,随着人们在恐龙化石上不断收集到证据,开始清晰地知道恐龙也会长毛发、和头顶的冠子开始,人们就不再简单地认为恐龙只是一种类似蜥蜴的爬行动物了。

再加上鸡的行走方式,和恐龙的化石相关结构吻合的很好。渐渐,人们开始认为鸡的祖先应该是恐龙了。

为此,曾经有科学家为了搞清楚恐龙是如何具体行走的,在鸡的尾巴处加了根杆子,最终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此外,鸡很聪明,它们的智商可与2-4岁小孩相媲美。

而且它们能够计算5以下的数字,而且知道一定的逻辑关系,比如A大于B,B大于C,则A大于C。

走在鸡群里的鸡,能够识别多达30只其他不同的鸡。

而且,鸡拥有严格的”社会“等级。地位较高的鸡享有更多食物、空间和配偶权。

此外,母鸡产下的鸡蛋的颜色似乎和它的耳垂颜色有关联。

但是,为何有关联,人们还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原因。

我们常见的家鸡,都是红色丛林鸡的后代。

现在全世界有家鸡的标准品种多达200多种。所谓标准品种,指的是经过系统选育而得到的稳定品种。

比如下列这些品种是我们常见到的:

  • 白来航鸡

原产于意大利,是世界上分布非常广泛的蛋鸡,在我国也已经有几十年的饲养历史了。

白来航鸡,小而清秀,全身通白,公鸡冠子厚而直立,母鸡则倒向一侧。该品种鸡,需要饲养的饲料较少,却可以年产蛋达200枚以上。是一种非常经济高效的蛋鸡。

  • 洛岛红鸡

洛岛红鸡产于美国洛德岛州,属兼用型鸡种,可做蛋鸡,也可做肉鸡。

羽毛呈现深红色,冠子较小,红耳垂,黄皮肤。

洛岛红鸡体型强壮,生存能力强,小鸡成活率高。年产蛋约180枚。

  • 芦花洛克鸡

该鸡也产于美国,也属于兼用型鸡种。全身羽毛黑白相间的横斑,也称横斑洛克鸡。年产蛋也在180枚左右。肉质好,易育肥。

  • 澳洲黑鸡

该鸡也属兼用型家鸡。

该鸡黑羽,喙、眼、胫均为黑色,单冠,红耳叶,白皮肤。年产蛋190枚,蛋重62克。成年公鸡体重3.7千克,母鸡2.8千克。

  • 白科尼什鸡

白科尼什鸡,原产于英国。看它的身型,就知道这是一种肉鸡。

1893年美国利用英国科尼什鸡胸肉发达的特点,最初育成专门肉用的褐色科尼什鸡。

后又引入其他品种的白色显性基因,育成了胸肉丰满和生长速度快的白科尼什鸡,其体型、外貌与生产性能均有别于以往的科尼什鸡。

豆冠或单冠,耳垂红色,喙、脚、皮肤为黄色,羽毛短而密紧,呈白色。体躯坚实、肩胸很宽,脚粗壮。

体重大,公鸡4.5~5.0千克,母鸡3.5~4千克。蛋壳浅褐色。

早期生长快,胸肉特别发达。

年产蛋120~130个,蛋重55~60克。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品种,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此外,鸡的生理结构也有很大不同。

鸡的脖子上有有嗉囊,可以用来储存食物。

鸡有两个胃,分布叫做腺胃和肌胃。

所以,过去狡猾的商贩,会在售卖之间,拼命地将鸡的胃和嗉囊填满饲料,以便卖出更多斤两。

鸡还拥有两条盲肠,没有结肠,而且鸡的扁桃体居然在盲肠上。

鸡也会得一些奇怪的病。

比如,一种叫做产蛋下降综合征鸡病。

鸡得了产蛋下降综合征之后,除了产蛋率严重下降之后,并没有其他明显异常征兆。

而且,我们对鸡的这种情况,并不是十分了解。

此外,有经验的朋友可能还会看见鸡“劈叉”。

这些鸡无法站立,两只脚一前一后的匍匐在地上。

这是因为鸡得了一种叫做马立克氏病的疾病。

该病实质上是一种属于鸡的淋巴肿瘤疾病,因为肿瘤一天天的长大,最终累及到外周神经,使得鸡出现肢体麻痹,进而“劈叉”。

而导致鸡罹患淋巴肿瘤的的原因,与类鸡马立克病毒感染有关。

所以,在一个鸡场里,“劈叉”鸡总是扎堆出现的。

该病严重影响生鸡的存活率,是危害养鸡业健康发展的三大疫病之一。

当然,鸡头的稳定作用,也被很多网友所津津乐道。

鸡头的稳定作用,与鸟类的相关机制是一样的。

人类盯着眼前的物品,摇晃脑袋,我们始终都能清晰地看到该物品。

这是因为我们的眼球相关肌肉的活动,使得虽然我们的脑袋在动,但是瞳孔的位置停留在原来的相近位置。

而鸡和鸟类的眼球,无法像人类那样自由的转动。

所以,为了看清眼前的特定视野,鸡发展出了发到的前庭-眼反射机制。

即无论鸡的其他部位如何在动,它通过发达的前庭觉和视觉耦合机制,使得眼球的位置保持在同一位置。

以此,来确保眼前的事物能够被清晰地看清楚。

当然,实际该过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但是,大致原理还是被广泛认可。

此外,人们根据鸡头的这一特性,发明了很多镜头防抖的技术,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普通的家鸡是不是又比我们想象的要“高深”呢?

实际上,地球上的绝大多数物种,都是亿万年的漫长演化而来,它们很多看似普通的本领,都蕴含着高深莫测的原理。

而我们对其还知道的很少!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