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主持人朱军到底犯了什么事(央视主持人朱军犯了什么事)

朱军,清白了。

2022年8月10日,著名主持人朱军

“性骚扰”

案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

上诉人周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对其实施了性骚扰行为,驳回周某某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简而言之,朱军无罪。

整整4年,他终于盼来了正义。

可迟到的正义并不是正义。正如网友们评价的那样,

“官司能赢,朱军赢不了,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毁了。”

这几年,朱军因为

“性丑闻”

深陷舆论旋涡,事业毁于一旦。身心早已被折磨得疲惫不堪,个人名誉遭受了巨大的诋毁。

唯一几次在社交平台上露面,都是一副憔悴苍老、眼神呆滞的模样,与早年间在荧幕前意气风发的朱军判若两人。

就因为那件无中生有的事,他的妻儿也因此受到牵连。儿子被迫中断国外学业,妻子无端受到网络暴力。

哪怕法院已经宣布朱军胜诉,在网上诸如像“

他不一定清白,只是没有证据”

“又是资本运作”

这样的评价依然比比皆是。

输了有人认为他就是性侵,赢了他们又觉得是黑幕。仿佛广大网友的内心早已给他定好了罪,至于真相究竟如何根本不重要,他们也并不关心。

如果时光能回到2014年6月9日那天,朱军说什么也不会和弦子有任何交集。

1、祸从天降

还记得那天,朱军和往常一样,在央视后台准备录制自己的节目《艺术人生》。

当他正在化妆间里补妆时,弦子出现了。

彼时的弦子正好21岁,是央视的实习生。因为表现不错被引荐得到了采访朱军的机会。

朱军也并未多想:一来可以帮助晚辈完成课题;二来正好也不耽误自己时间。

他在业内响有名气,对这样的采访早已司空见惯。

然而就是这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小采访,将朱军的人生打进了无尽的黑暗。

采访结束的第二天,弦子突然向警方报案。声称被朱军隔着衣服猥亵了

40—50分钟,直到阎维文进入化妆间后才得以逃脱。

但警方并没有立案。根据调查,弦子的衣物上并没有任何与朱军有关的DNA信息和指纹。

因此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朱军猥亵。

事情发展到这里,原本已经告一段落,之后朱军的生活工作照样正常进行。只是谁也不曾料到,弦子并没有打算善罢甘休。

一直到4年后,当国外以

“为受性侵女性自身权益发声”

的metoo运动传入国内后,弦子终于等到了机会。

她在社交账号上发布了一则长文,声称自己曾在2014年遭遇过央视主持人朱军的猥亵,自爆之所以一直隐忍到现在,是因为朱军派人威胁,出于畏惧不敢发声。

一个多小时后,弦子的朋友@麦烧同学将这件事转发到了微博,并且在微博上@了朱军本人。

因为朱军本人身份特殊,多家媒体跟风报道,导致此事迅速发酵。一时间,网上舆论四起。

一边是没权没势的漂亮女青年,一边是家喻户晓,有钱有名的央视主持人。网络几乎是一鼓脑的往弱势的一方倾倒。加上性别对立的煽动,在事情真相还没调查清楚的情况下,网友们直接给朱军定罪,对他群起而攻之。

2、被舆论网暴

辱骂、人肉,网络巨浪一波接一波,将朱军推上风口浪尖。

不甘被诬陷的朱军因为工作纪律要求,没办法直接回应解释。

没多久,他本人就遭到了弦子的指控,对方要求朱军对她赔礼道歉并赔偿六万元费用。

之后便是两者长达数年的诉讼拉锯战。

按理说,作为受害者一方的弦子,应该更希望法院赶紧开庭,尽快还自己一个清白。

然而弦子似乎对开庭特别反感。前三次开庭,均找理由申请延期。

第四次是正常开庭,但也被硬生生拖到12点休庭。

第五次开庭,弦子将审判长的个人信息发布到网上,引导舆论网暴审判长,导致审判长身体不适,只能被迫延期。

之后弦子却发微博暗戳戳的暗示之所以延期开庭,是因为朱军动用了关系。

一直到第六次开庭,严格意义上说是第二次庭审,弦子又故技重施,将新的审判长信息公布到网络。

但这次审判并没有如她所愿,而是正常开庭。

这一次,朱军胜诉了。

可这胜利似乎毫无意义。

朱军比谁都明白,弦子一定会穷尽一切手段再次上诉,哪怕是没有任何有效证据。

直到他在漫长的法律诉讼期中被拖死,直至职业生涯毁于一旦。

在朱军被弦子指控长达4年时间里,朱军可谓是被钉在了“性骚扰”的耻辱钉上,不敢在镜头前露面。

他也尝试过在别的平台复出过。2020年初,朱军主持了湖北台的春晚。

可节目刚录制完,弦子就立刻呼吁支持者抵制湖北台,抵制朱军。一时间

“抵制朱军复出的消息”

被顶上热搜。

无奈之下,湖北台只能火速删除朱军出现的镜头。此后,再也没有制作方胆敢冒险聘用朱军。

最让朱军无法释怀的是2020年,他发布了一则微博纪念过世的父亲。

没想到弦子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留言侮辱朱军:

“你父亲知道他的儿子是性侵犯吗?”“你儿子知道他父亲是性侵犯吗?”

这句话可谓是深深刺痛了朱军,他曾和朋友聊天中说道,

“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结。”

可他有苦难言。

还有人真的在意所谓的真相吗?

法律可以还朱军清白,但是他的人生已经被彻底毁了。

3、赢了官司却输了一切

事实上,朱军真的骚扰了弦子吗?

弦子声称朱军猥亵她的化妆间是K127化妆间。这个化妆间是多个栏目都在使用的公用化妆间,并且主持人和嘉宾均可使用。

因旁边有4个演播室,所以这个化妆间常年不关门,一般都虚掩着。

根据监控显示,在朱军和弦子共同在化妆间呆的四五十分钟里,化妆间不断有人进出。而弦子之前声称被朱军猥亵了四十多分钟。

试想在一个半公开的环境中,被猥亵的时间长达几十分钟,这期间弦子本人为何没有离开?

何况朱军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化妆间并不私密,上班时间可谓是人来人往。一个平常十分注意自己一言一行的著名主持人,为何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地点实行猥亵?

弦子声称阎维文进入后才得以“逃脱”,但是当天根本没有阎维文的节目,他压根没去过那个化妆间。

阎维文本人也发表了声明,他当天根本没有参加《艺术人生》的录制,还签了名按了手指印。

当看到阎维文的声明后,弦子又立马改口说当时是认错了人。但到底是谁,弦子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另外,在当天进出化妆间的实习生和央视工作人员一共有6位,都否认弦子采访朱军时,朱军有任何不当行为。

梳理整件事,疑点可谓是无所不在。

这到底是不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法院的最终宣判,已经给出了答案。

可那又如何?

官司能赢,但朱军能赢吗?他曾经是业内赫赫有名的主持人,履历优秀,敬业勤奋,获得过诸多荣誉。

在央视的舞台上,为我们带来了无数经典节目主持。

起初受到污蔑时,军人出身的他相信法律公正,相信清者自清,相信这场子虚乌有的闹剧会很快结束。

可没想到,事情却无法控制地朝着越发狗血的方向发展。这几年,我们几乎已经很难看到朱军出现主持节目。

一提起朱军,人们直接将他与“性侵犯”挂钩。

就连之前与董卿合作主持的节目,也被人翻出来大做文章。

在一次在节目中,朱军与老搭档董卿在全国直播节目中牵手歌唱的视频,也被当作骚扰董卿的证据,扣上了子虚乌有的帽子。

而反观自称是受害者的弦子呢?

靠着一篇单方面叙述的小作文直接给人定了罪,

“败诉的周女士,却赢了想赢的一切。”

这几年,弦子已经成为中国metoo运动的标志性人物,占尽了舆论优势,被国内国外各种媒体和网友追捧,赚得盆满钵满。

在这一场较量下,弦子毫无疑问成了胜利的这一方。

4、迟来的正义

在二审宣判后,有人评论道:

“无论真相如何,弦子八年的努力,引发的积极影响就是让高权利的人,在性别与性的问题上必须严格自律,这不分性别。”

我们不看真相,看什么?

难道无凭无据的一篇小作文,就可以直接给别人定罪,毁了别人的大好前途吗?

诬告可得利,却没有成本。

什么时候以一面之词,假装弱者的身份,就可以随意诋毁他人形象,攻击诽谤他人?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罗冠军事件?

2020年,罗冠军的女友梁颖在网上发布了一则小作文,称被男友强奸。同时刻意煽动舆论,可谓是往死里逼供男方。

哪怕她没有放出任何实质性证据,网友还是一窝蜂的站在她这边。

而罗冠军呢?丢了工作、被全网人肉辱骂,可谓是声誉尽毁。电话被打爆,就连家人也受其牵连。

为了躲避网暴,接连搬了三次家,换了三次工作。

甚至为了自证清白,罗冠军放出聊天记录,证明与梁颖的情侣关系。

眼看网友并不买账,最后无奈放出了梁颖的一段录音:

“我就是想靠这个出名,因为我以后要当律师,我的律师也想靠这个案子出名,我就直接给你说了吧。”

原来梁颖不过是为了出名以后做律师铺路,才自导自演了一出被强奸的戏码。

眼看谎言被戳穿,梁颖才委托律师在网上发布了道歉声明。

在网络上从不缺少热点。当热度散尽之后,那些网曝他人的人,把名字改一改,评论删一删,换个马甲又重新加入到下一个热点事件的讨论中。

而那些被无辜的网暴者,又有谁在乎呢?

人心险恶,你不知道有人可以为了多么简单的理由,就要毁了你的一生?

前有被冤枉五十多年的汪康夫老人,1966年被人诬陷猥亵女学生,直到50年后,当事女生才出来证明,当年是受到了利诱,才说了假话。

这样的例子不是个例。仅凭一方自述,就不经审判地给另一个人定罪,这不是蠢,而是坏。

凡事讲究证据,不要成为下一次恶行的帮凶。

历史上很多恶行,是打着正义的名头去实施的。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