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如何理解人家是人家我是我这句话(如何理解人家是人家我是我这句话的意思)

在沈阳市郊,女孩莫莫和她的同事林林共同经营着一家与宠物有关的店面,那里承载悲伤,也容纳记忆与温暖。

她们每日与离去的小动物相见,做一名宠物殡葬师是她们共同的决定。

|位于郊区的店铺院落

24小时 全年无休

“死亡它不一定发生在什么时候,宠物还不像人,你可以打96144。尤其是赶上半夜,有的人会很慌张,那他就会有需求,所以你必须得设置晚上的时间段也能提供服务。我的手机铃声是永远不会关的,节假日我们也不出去旅游。”

因为宠物离开的时间无法预知,莫莫和林林一般都需要在接到客人电话后的一小时内赶到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安排车接的服务。如果有些客人不方便亲自过来,他们还会通过快递把宠物寄到店里,而莫莫会通过拍摄照片或视频的形式把服务的过程传给客人。

“小动物大多数都是因为疾病走的,猫的话肾衰多一些,狗狗是肿瘤多一些,当然也会意外。”除了常见的猫和狗,莫莫还送走过兔子、仓鼠、龙猫等小动物。

|店内照片墙

在莫莫心中,从事这一行,懂分寸很必要也很基础。“有时我会跟一些客人分享我自己的经历,安慰他们,但我通常不会主动介入,因为在那种情形下,我不好去打扰,要让家长和他们的宠物好好道别,我能做的就是做好当下的工作,让客人不留遗憾。”

“有一些人可能会因为纯功利的原因进入这一行,但我认为这样是做不好的。我自己也养过宠物,所以客人们在阐述自己的故事时,我会有很大的共情,如果只是站在第三视角,没有同理心,没有爱,那是做不好的。”

最难的不是操作

而是抚慰悲伤的心灵

莫莫说自己接待过的客人中,因为不舍而延迟火化的最久有7个小时,“有的人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那我就坐在远处,等着他。”

说到这份工作最难的地方,莫莫认为是帮助客人放下心结,更快地走出悲伤。“其实我想让家长们明白如果有用心去陪伴,就没有遗憾,但这是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消化的。”

|告别室:主人和宠物的告别空间

莫莫说,自己也会时常想起自己的狗狗,不过相较于最早难以割舍的悲痛,现在的她沉淀了很多,“我在家里原来狗狗经常呆着的位置放了她的照片,每天为她换一盆水,摆上她爱吃的零食。就是每天为它做一件事,在家里和心里都给她留一个位置,这样我也会感到安心。”

目前还经常与莫莫保持联系的是一位萨摩的家长,她将毛孩子的骨灰寄存在莫莫的店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探望。

|一些客人选择将骨灰存放在店内

“那位家长每次来都会呆将近一个小时,她不仅来看她的狗狗,也会跟我分享一些最近的日常和内心的感受,还会聊聊她家狗狗和我家狗狗的一些往事。她觉得那样的瞬间很幸福,就好像把记忆又重新粉刷了一遍颜色,好像狗狗没有真的离开过。”

每逢过年过节,这位家长都会来看望自己的狗狗。莫莫很感慨:“小宝贝挺幸福的,一直被记住,家长还给它的小骨灰盒做了衣服,每次来都会跟它说说话。给它带它爱吃的零食。”

父亲离开留下的遗憾

使我走入殡仪行业

莫莫说,妈妈至今没有接受她的职业选择,但她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确是因为家人。“我小时候其实没有什么梦想,别的小朋友可能想做医生、老师,但我并不感兴趣。”

“小时候父亲因为癌症去世了,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整个过程我都是在很被动的角色,我觉得始终有遗憾。包括对他临终的关怀也没有,因为我不会。”

父亲的离去促使莫莫开始思考生命和离去。莫莫说,父亲在癌末时很不舒服,她潜意识里知道父亲的病可能是不能挽回了,但在当时没有人跟她讲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她能做什么。

她说自己很清晰记得医院里有一条长廊,有一天她搀着父亲下来走时,父亲对她说 “爸爸再也走不出去了”,她说这句话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但当时因为自己还小,心智很不成熟,就只回了父亲一句“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

| 莫莫推荐书单

长大后,莫莫看了很多相关的书,她说如果是放到现在,她可能会主动问父亲临终想去哪里、想做什么,因为疾病已经不可挽回了,那就要尽量完成父亲的心里的愿望。

“我觉得不光是后事的办理,不能留有遗憾,人走完一生,最好都不要留有遗憾。”莫莫说自己的父母是年纪很大才有了她,所以爸爸去世后,她就开始思考,如果妈妈走了,自己应该要怎么办。“当然很多人会觉得有殡葬机构,你不会,人家也会帮你,但我觉得自己会做,当然是最好的。”

于是,在2012年,大学毕业一年后的莫莫正式走入殡葬行业,开始从事人的后事服务,成为了一名殡仪礼仪师,一做就做了五年。

宠物殡葬应该

是我一生的事业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爱犬娜娜出现在了莫莫的生命里,她曾在朋友圈写道“如果成长过程中历经的种种悲苦与不堪是生命的裂缝,娜娜便是那裂缝中照进的阳光,温暖和治愈了我所有的伤痕。”

|娜娜在店里

2017年,莫莫的狗狗娜娜因为没有做绝育,得了乳腺的疾病。这让一直在从事殡葬服务的莫莫不禁思考——未来要如何处理娜娜的后事,那时娜娜已经7岁,对于中型犬来说,已经算是步入老年期。

“她在我心里的分量很重,所以我必须要去考虑到有那么一天,我想让她体面地离开世界。”从那天起,莫莫开始搜集一切与宠物殡葬、宠物火化相关的资讯,2017年,莫莫离开了自己工作了五年的岗位,去到了北京,并在一家专门从事宠物殡葬服务的机构,开启了她宠物殡葬师的生涯。

| 娜娜在家

“娜娜是被人弃养的,来到我身边时已经两岁了,最早是一位法国的支教老师把它带来的中国,那时她还是只小狗,但那个老师回国的时候,发现狗证丢了,没法带她回去,她就被留在了中国。之后,她被接连卖给了很多人,但都没有留她很久。”

“最后一任主人把她遗弃在了宠物店,宠物店又把她卖到了狗场。因为她是女孩,狗场就想让她繁育,但是配种后娜娜生不出来。我在狗场看到她时,她是唯一一只被用大铁链子拴在门上的狗狗,看到她的当下,我就决定养下她。”

| 娜娜小时候

莫莫说,她至今不了解娜娜被遗弃的原因,因为在她看来,娜娜很乖,又很独立。

“网上都说二哈拆家,其实没有。她最早来到家里,因为没有吃饱饭,会偷吃东西,比如荔枝,她能吃一大袋子,但我自己认为她是饿的,因为等过些年我们慢慢稳定了之后,她的那些行为就没再有过了。”

2020年5月,莫莫的狗狗娜娜确诊肿瘤,一个半月后离开了莫莫。莫莫说,虽然心里设想过一百种应对方式,但当那一刻来临时,她还是无比悲痛。

“最后的阶段她其实很痛,吃不下东西,睡不了觉,但她一直没有叫,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她状态很不好,告诉她如果很难受就叫一声,她那时才叫,我们给她喂了一片止痛药,之后她睡了很久,第二天就走了。”

|莫莫怀念娜娜的朋友圈

娜娜离开后,莫莫过了很久才接受。直到如今,娜娜还在莫莫心里有着独一无二的位置,莫莫常在她的朋友圈怀念娜娜,“我从来也没觉得她离开过,就是经常会想起她、提起她,就是很自然。我很感谢遇到她,是她教会我爱与被爱。”

直面死亡

才能不留遗憾

莫莫说自己时常会遇到一些人,跟她讲 “你还那么年轻,离死亡很远”。但她并不这么觉得,她认为死亡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只有越多地去思考,等到那一天来临,才不至于那么慌张。

|小鹦鹉在家

莫莫至今还记得一对母子,他们送来火化的是一只小鹦鹉,当时孩子妈妈因为生病没有办法到现场,所以她们用手机给客人实时传递现场的情况。

“告别式的时候,那位家长让我们把手机支架立在旁边,把门关上,让她和孩子单独和小鹦鹉说一些话。她还写了一张小卡片,大致的意思是‘妈妈和哥哥没有办法到现场,请你原谅,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小伙伴’”。

|小鹦鹉的告别式

莫莫说,自己非常敬佩这位家长,因为在整个过程中,虽然家长自己也很伤心,但她始终都在引导着孩子去面对和理解生死,而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

“这位家长告诉孩子,当生命离开的时候,我们可以为它伤心,要好好送它走,但过后也要调整好自己,过好当下的生活。虽然现在孩子小,跟他说可能不懂,但是家长能用她的方式让孩子体会分别和离去,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生命教育,孩子总会长大,理解生死是很重要的课题,但这是课堂中很少涉及的。”

平日里我也就是个普通人

当被问及日常生活中的样子,莫莫说:“其实就跟普通人一样啦,我喜欢宅在家里,做点自己的事情。”

她喜欢吴青峰,会抢票去看他的现场,也会待在家听歌,看偶像的访谈;她还爱看李钟硕演的韩剧,欣赏他的演技,说要是只有颜值会尬得看不下去。

对于自己的未来,她说应该会把现在的工作一直做下去;而对于更远的未来,她说自己并不想办葬礼,只希望能跟她养的猫猫狗狗葬在一起。

|莫莫与娜娜

她很喜欢吴青峰的《太空船》,在那首歌的mv里,青峰跟很多小动物一起坐着飞船飞上了天空,莫莫说:“我常常想,我走的那一天,会不会也有这种幸运,可以跟很多小动物在一起。”

辽沈晚报记者刘洋美聪采写 摄影 吴章杰

来源: 辽沈晚报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